第九十五章-黑暗的意识

        no95-黑暗的意识(万字大爆)

        “母舰里的那个控制强化光束,和各个宇宙人进行谈判的家伙只是我的分身罢了,为了取得你们的信任,我可真是废了不少的功夫啊----话说帕瑟斯这个废物的分身还真是好用,哈哈哈哈,”巴尔蒙克大笑几声,抽出毒尾,一脚踹在贝利亚腰侧,贝利亚无力地倒飞出去,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才堪堪停住,“所有的一切,都在我巴尔蒙克的掌控之中!你们所有人,都不过是我手下的棋子罢了,非常感谢你们在我安排的剧本下做出如此滑稽的演出,真是让我身心愉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以为我的那个分身在最后按下的按钮是为了发射强化光束吗?很遗憾,那个发射装置是定时启动的,”巴尔蒙克走向正挣扎着站起来的贝利亚,脸上满是嘲讽,“那个分身按下的,是传送装置!”

        巴尔蒙克话音刚落,高空之上已经奄奄一息的巨型章鱼突然消失,连带着它体内的巨型能量晶石一起,被传送到巴尔蒙克指定的地点。

        “自从发现微弱波动以来,这么多年都没人能真正找到的沙莱尔星的能量晶石,终于被我得到了!而你----贝利亚!”巴尔蒙克抬手指向贝利亚,咧开嘴角,狞笑道,“是不是感觉很不甘?嗯?我在地球上所受到的耻辱,今天我要成倍的奉还给你!”

        巴尔蒙克一脚踢在贝利亚的腹部,贝利亚闷哼一声,仰倒在地,巴尔蒙克抬脚踩住贝利亚的胸口,不让他有站起来的机会。

        “在我脚下,卑微的挣扎吧,”巴尔蒙克俯下身子,不屑地看着贝利亚,“你以为你拥有比我强大的力量就很了不起了?告诉你,我巴尔蒙克想要得到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包括你!贝利亚!”

        “你的体内已经被我注入毒素,要么,成为我最忠实的棋子、十二星座联盟新的血液;要么,现在就死在这里!”

        “别人也都是一样的吗······”面对巴尔蒙克的威胁,贝利亚却是出奇地平静,“也都是被你用这种手段收入手下的?”

        “哈?”巴尔蒙克微微一愣,“什么意思?”

        “凯佩库斯也是······俄凯瑞斯也是······托玛瑞也是······”贝利亚突然抬手抓住巴尔蒙克的脚腕,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大家,都是被你这么威胁进来的吗!”

        “你这家伙······你不是贝利亚!”巴尔蒙克震惊地看着正在缓缓站起、身上蒙上了一层淡黄色光幕的“贝利亚”,“难道说!”

        “大家只是想要报仇、想要回家、甚至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杰梅奈抬起手上的能量枪,能量已经蓄集完毕,“凭什么······凭什么我们就要被你这样对待!”

        “原来如此,在那个时候你就已经变成贝利亚混到这里了吗,”巴尔蒙克已经镇定下来,眼中又浮现出一丝嘲讽的眼神,“你是怎么发现我的?又为什么要保护那个贝利亚?”

        “你的漏洞太多了,从一开始到最后!”杰梅奈咬牙说道,顿了两秒,吼道,“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必须要有这样不堪的命运!凭什么就要被你这种人当成棋子任意摆布、丢弃!凭什么!!”

        “你们什么都没有做错,”巴尔蒙克嘴角一勾,仰起头,两眼眯成一条缝看着杰梅奈,“要怪,就只能怪你们出生在这样一个时代,如果你们一开始就没有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话,也就不会有这样的命运了。”

        “是吗······或许······的确,都是我们自己的孽障,”杰梅奈低下头,忍下眼中的泪水,握着能量枪的手又紧了几分,“既然如此······我就要让别人······不会再犯下相同的错误!”

        “你以为你能杀了我吗?”

        “你以为所有的事都能如你的愿吗!”

        “死吧!”“喝啊!”

        两声暴吼同时响起,下一秒,蔚蓝色的能量弹狠狠打中巴尔蒙克的肩膀位置,巴尔蒙克闷哼一声,在空中翻滚两圈,狼狈地摔在地上。

        “不可能!”巴尔蒙克捂住肩膀,瞪大了双眼,“为什么,为什么我无法感受到你体内的毒素!”

        “你以为······所有的事情都能如你所愿吗?”杰梅奈抬着枪,缓缓走向巴尔蒙克,在她的身边,一个黑色的矩形能量罩若隐若现,“很遗憾······你,太天真了!”

        杰梅奈按下扳机,又是一发能量弹打在巴尔蒙克的左肩,巴尔蒙克闷哼一声,快速一个翻滚躲过第三发能量弹,顺势站起,这时候,杰梅奈的第四发能量弹已经来到眼前,巴尔蒙克赶紧利用分身躲开这道攻击,正要趁此反击时,突然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束缚住了他的行动,下一秒,难以忍受的灼烧感从背后传来。

        远处贝利亚放下组成“十”型的双手,示意旁边的赛祺菈解除禁锢,然后对着对面的杰梅奈点了点头。

        杰梅奈嘶吼一声,将所有的仇恨和痛苦都化为力量灌入能量枪,手指连按,六发能量弹连续射出,全部打在巴尔蒙克的心脏位置!

        “咳······真是厉害啊······”巴尔蒙克捂住心口,无力地跪倒下来,“但是······你以为你们就这么赢了吗?呵呵呵呵······”

        “什么意思?”杰梅奈走上前去,枪口指着巴尔蒙克的虎口,“你还有什么后手?”

        “能量晶石我已经到手了······”巴尔蒙克转过头,看向贝利亚,“贝利亚,你觉得我为什么要早早地把母舰停在那里一直没有动弹?”

        “······”

        “重力场牵引系统已经启动了,”巴尔蒙克咽下喉咙里涌上来的鲜血,发出几声嘶哑的笑声,“到最后,你什么都守不住!这一次,到底还是我赢了!哈哈哈哈哈!!”

        巴尔蒙克笑声未止,便毫无征兆地突然爆炸,杰梅奈没有料到他会如此干脆地终结自己的生命,被爆炸的冲击波冲飞出去,但她已经无暇去顾及自己的伤势,连忙站起来,抬头看向天空。

        太阳······变大了······

        巴尔蒙克,居然以整个母舰作为代价,将太阳,硬生生地拉向了沙莱尔星!

        “快走吧,”贝利亚走到杰梅奈身边,无声地叹了口气,“这种程度的危机,已经不是我们能够阻止的了。”

        “真的没办法了吗······”

        “最多,也只能把我们自己也赔进去,”贝利亚低下头,看着远方已经出现了不少因为高温而晕厥的人,摇了摇头,说道,“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宇宙中,巨大的火球,正在以肉眼难见的速度缓缓移向远方的那颗渺小的行星,然而,这难以察觉的移动,却是让那颗脆弱的星球正在以恐怖的速度毁灭着。

        贝利亚静静地悬浮在不会被波及到的安全地带,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颗蔚蓝星球。

        将能量集中在双眼,整个沙莱尔星,几乎已经被火海淹没,冰川已经融化殆尽,但海平面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植物已经尽数枯死,燃满火焰的大地,无数人和动物的尸体毫无生机地躺着或趴着,任由火焰在他们的身体上燃烧,任由高温将他们的身体蒸干······

        贝利亚觉得他应该去保护他们、应该不顾一切、不惜后果、就算明知会失败、明知自己也会被毁灭,也要去保护他们----他本应该这样的----但是,他却没有。

        无论如何,他都没有办法去同情这些人。

        注视着那些沙莱尔星人----或者说是人类----正在被太阳毁灭,他的内心,竟然毫无波澜。

        明明······他自己也是个人类啊······

        就算只能算是半个人类······看着同族被毁灭,为什么他能做到这样的冷漠?

        此时的平静,令他心痛、心碎。

        他宁愿自己被无尽的悲痛和悔恨吞噬,也不想保持着现在的冷漠!

        但是,就算是竭尽全力,他也无法挤出哪怕一滴眼泪。

        就好像一个正在注视着一窝正在步入毁灭的蚂蚁的冷漠的人类一样,除了那一点毫无用处的叹息,无法生出半点的同情,亦无法生出半点愧疚。

        但是,那些人不是蚂蚁,而是人类啊······

        他自己,也是个人类啊······

        “我······真的还能算是个‘人’吗?”下意识地,贝利亚用只有自己的声音问出了这个无人能回答的问题。

        雷杰多说过,他既是人类,也是宇宙人。

        但是,现在看来,他真的还能算得上是个人吗!

        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感的人!!

        第一次,他对于自己手上的力量,生出了前所未有的厌恶之情。

        为什么非要追求强大的力量······为什么非要反抗那些所谓的命运·····

        当一个无能、普通,却有着正常的七情六欲、有着平凡的愿望和无力的弱小的人,真的不好吗?追求这些难以企及、必须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才能堪堪窥视的东西,真的好吗?

        如果抛弃力量的话,我能否变回那个无能的普通人?

        沙莱尔星已经彻底变成了一颗火焰星球,贝利亚回过神来,低声叫了赛祺菈和杰梅奈一声,准备返回78星云。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带有死亡气息的黑红光线,从另一个方向爆射向太阳,光线足足持续了七秒,而七秒之后,太阳一阵扭曲,然后瞬间爆炸!

        “危险!”

        贝利亚大喝一声,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抬起双手凝聚出一道能量罩挡在三人身前,太阳爆炸的余波袭向三人,瞬间令能量罩布满了蛛纹,赛祺菈和杰梅奈也反应过来,同时上前,向能量罩注入能量以稳定能量罩,这才勉强护住了自己不被余波攻击。

        而在太阳周围,已经空无一物。

        一招毁灭了一颗恒星······

        贝利亚撤下能量罩,转头看向光线的源头方向。

        “好久不见了啊······”低沉的声音穿透空间传入贝利亚的耳中,“我可一直在等着你啊······贝利亚!”

        “果然还是来了······”贝利亚咽了口口水,喊道,“赛祺菈!马上带着杰梅奈离开这里!”

        “可是······”

        “这家伙不是我们能对付的,你们两个全速回去,去光之国给我请救兵!”

        “那······那你小心!”赛祺菈稍微权衡了一下,终于还是点了点头,“一定不能死啊!”

        “快走!”

        将两人推出,贝利亚看都不看,立即全速向反方向飞出去。

        黑暗扎基······

        当初和扎基的交锋,他以一种拿命去赌博的方式活了下来,借助扎基的力量脱离了第六平行宇宙,并且决定在获得绝对的力量之前绝对不再回去。

        没想到······扎基居然冲出了第六平行宇宙!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无数的疑问在贝利亚脑中盘旋,然后又被他快速抛在脑后,现在的他,只能考虑自己要如何活命的问题。

        “哦?才这么几年的时间,就有了不小的长进嘛,”扎基的声音再次在贝利亚耳边响起,“被黑暗选中的人,果然不一般。”

        “被黑暗选中的人?什么意思?”贝利亚拧起眉头,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黑暗·帕拉齐,却发现几道狰狞的能量流正在从中心的宝石中缓缓流出,“这是······”

        “能量反噬,”贝利亚愣神的瞬间,扎基已经出现在贝利亚的面前,“我之所以不惜耗费巨大的代价也要将自己的六成力量冲出来,就是为此!”

        “什么?!”贝利亚暗自震惊,却还是快速后撤,远离扎基。

        “怎么,你也盯上那个‘黑暗’了吗?”贝利亚飞走后,扎基正想追上去,雷布朗多的虚影突然出现在扎基的身前,“想要在那小子被黑暗吞噬后,再吞噬他的身体?”

        “你不也是?”扎基眯起双眼,并不急着追击,只要他想,瞬间就可以追上贝利亚,“雷布朗多,你连实体都无法凝成,这欲望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大啊~”

        “将贝利亚的身体吞噬之后,就可以强行得到黑暗的力量法则,让黑暗选中,这一点,我们两个是一样的,”雷布朗多冷哼一声,喝道,“那小子为什么会被黑暗选中我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但是你,绝对不会被黑暗选上!”

        “总比在光暗圣战时落得如此下场的你要好,”扎基冷笑,挥手拍散雷布朗多的魂影,“只剩下残魂的你,就不要再白费力气了,吞噬了那小子以后,我或许还能帮你重得实体。”

        “想也别想,”雷布朗多的魂影再次聚集,这一次比刚刚要强出数倍,甚至已经有了半实体,“他的力量是属于我的!”

        “既然如此,我就杀过去!”

        正在飞速逃跑的贝利亚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两大强者争夺的对象,成了他们眼中的一个物品,在感受不到扎基的气息之后,贝利亚转身落到一颗小行星上,收敛自己的气息,稍作休息。

        贝利亚喘着粗气,抬起手,看着已经遍布了他整条右臂的狰狞黑暗,无力地垂下手臂。

        不像是光明的瞬间爆发性,黑暗的反噬,是在一点一点地吞噬他的身体,一点一点地折磨他。

        “已经无力挽救了啊······”贝利亚靠着身后的石壁,抬起头,看着阴翳的天空,喃喃自语,“到头来······什么都没做到······”

        他无法去找光之国、或者说是凯恩报仇,但却亦无法完全放下仇恨,始终和光之国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他自己都觉得累,却没有办法脱离那里。

        他无法作为一个彻底的恶魔去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却也无法作为一个彻底的善人去真正的保护什么,他保护着对他帮助最大的个别人、保护着他很有兴趣去保护的那些东西,口口声声地喊着为了守护而战斗,却始终没有找到真正要守护的东西,口口声声地叫着早已抛弃了奥特之心,却始终没有真的毁灭什么。

        他希望自己是一个人类,又不想再变回那个下等的种族,想要回归平凡的生活,却又不想抛弃现在的力量,想要反抗命运,却又在同时感谢着命运,憎恨光明,却又在同时思念着光明,渴望黑暗,却又在同时排斥着黑暗······

        他一直都在犹豫着、徘徊着、迷茫着······

        他多么希望自己能够像梦比优斯他们那样,在那些单纯的问题上犹疑不决,仅仅因为一些小事就陷入迷茫和痛苦,而不用在这些根本就解决不了的问题堆成的泥潭中苦苦挣扎,寻求那可能根本就不存在的答案。

        “真的存在答案吗······”

        问题一个接着一个,解决了一个疑惑,就会马上有更多的困惑跟上,好不容易得出的答案不出几秒钟就又被自己给亲手推翻······

        太累了······

        “这种下场,也只能说是我自己咎由自取把······谁让你这个蠢货老是在那里迷茫的,”贝利亚自嘲地一笑,然后再次费力地抬起右手,注视着黑暗·帕拉齐,“但是······我不甘心啊······”

        “怎么可能会甘心······”

        “告诉我······为什么偏偏是我!为什么你从我出生就跟着我,为什么我就一定要呆在这种地方!为什么!!凭什么!!”

        [你······]

        这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在贝利亚脑海中响起,这种感觉很微妙,那不是语言、不是文字、没有任何的声音,但是贝利亚却能够理解它的意思,就好像那是他自己说出的,但却明明不是。

        [你······应运·······而生······]

        “你是什么人?”贝利亚喊道,“是你吗?黑暗·帕拉齐?”

        [黑暗······]

        “什么?”

        [你······违背······黑暗······]

        “那你倒是告诉我······到底什么才是黑暗?”因激动而站起的贝利亚再次无力地跪倒在地,“什么才是黑暗······毁灭?力量?仇恨?真的是这些吗?告诉我啊······”

        [黑暗······为······黑暗······黑暗······只为······黑暗······]

        “只为黑暗······那我······到底----”

        [黑暗······从未······抛弃······]

        “从未抛弃?”贝利亚有些出神地看着依旧在吞噬自己身体的黑暗,无法理解它的意思。

        [是你······抛弃······黑暗······]

        “我抛弃了黑暗······吗?”

        那个“声音”没有再给他答复,贝利亚看着黑暗·帕拉齐中心宝石上的裂痕,恍惚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原来如此······

        畏惧光明的是他,逃避黑暗的,还是他。

        渴望力量、厌恶力量的,都是他。

        什么都想得到,又什么都不想付出的人,不正是他吗?

        笑话,世界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他所一直想要反抗的命运,的确是最公正上帝之手。

        它在给予人们什么的时候,一定会在同时带走什么。

        在带来希望与奇迹的同时,同样会带来绝望与毁灭。

        这就是命运,这才是整个世界真正的法则。

        “我有什么想要得到的吗?又有什么不想失去的吗?”看着自己的身体,贝利亚的眼神渐渐坚定起来,“有啊······太多了······为之要付出的代价,也太多了······”

        贝利亚站起身来,被黑暗吞噬了大半身体的他几乎已经失去了知觉,浑身上下只剩痛苦,但他的内心却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长久以来,我一直在排斥你的力量,一直都在依赖着你的我,却视你如怪物一般,一边从你那里贪婪地索取,一边又自私地离你远去,向你挥舞武器,”贝利亚咬着牙抬起右手,看着黑暗·帕拉齐,点点紫色的光芒正从死寂的黑暗之中挤出,“我不会再畏惧你的力量了······选择了我的是你,一直都在无条件帮助我的也是你,我不知道你是否有什么我无法理解的目的,但至少,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让我无条件地相信你、接受你。”

        “瞧啊······一直被你搀扶着的懦夫,现在,已经站起来了!”贝利亚抬起左手,抓住黑暗帕拉齐,“原谅我······这一次,轮到我来选择你了!”

        铮!

        一声沉闷而震耳的响声突然爆出,像是琴弦崩断的声音,又像是蓄积待发的飞鸟冲破牢笼的爆裂声!

        刺眼的绚丽紫芒笼罩贝利亚全身,一时间,天地失色,周围的黑暗能量疯狂地涌向黑暗·帕拉齐和贝利亚,贝利亚没有抵抗,任由这些能量涌入自己的身体,流过他全身上下每的一个细胞。

        力量!

        前所未有的力量!

        这种感觉和以往不一样,他没有被力量控制,却同样没有去控制力量,全身的能量······甚至包括他周围的能量,似乎都与他融为一体,这些力量就如同他的手足一般,甚至比他自己的手足更与他亲近,他不用去刻意控制什么,他的意志就是这些能量的意志,这些能量的意志同样就是他的意志。

        长久以来的瓶颈,终于在此刻得以突破!

        “喝啊--------!!!”

        贝利亚畅快地大吼一声,挥手将周围多余的能量散出去,抬起头,心念刚刚一起,能量便自动恰到好处地涌上双眼,贝利亚望向来时的方向,扎基和雷布朗多正在交战,雷布朗多只有残魂,而扎基也只有六成力量,两人一时谁也无法打倒谁,不过扎基仍是明显占据上风。

        “重获新生之后的第一战,还真是刺激啊~”

        贝利亚嘴角微勾,两脚发力,下一秒,整个人如同一枚炮弹一般冲向那两人的方向。

        扎基和雷布朗多都已经认定贝利亚----或者说黑暗----已经是自己的东西,为了能够独吞这份力量而全身心地投入战斗,两人都没有注意到贝利亚的动静,就在扎基将雷布朗多逼退,正准备一发扎基闪电了结他的时候,一股惊人的气势突然袭来,扎基微微一愣,下一秒,已经被一个巨力击飞出去!

        “贝利亚?”看清了来人之后,雷布朗多下意识地叫了出来,随后立即察觉到了贝利亚气息的惊人变化,惊呼道,“你······你······你撑过了能量反噬?!”

        “哼,算是吧。”贝利亚瞥了雷布朗多一眼,没有多说什么,现在的雷布朗多还是灵魂状态,虽然有了半实体,但只要雷布朗多想,随时可以再次变成纯粹的灵魂钻进贝利亚的身体,与其耗费力气对付他,不如节省一些能量留着封印他。

        “这不可能!!”这时候,扎基的吼声从远处传来,同时,扎基本人也在瞬间来到了贝利亚身前,“你应该被黑暗反噬了才对!怎么可能反而强了这么多!”

        “不可能的事情多着呢,不差我这一件,”贝利亚一改以往见到扎基就跑的作风,不退反进,和扎基只有十几米的距离,“由不可能变为可能的事情也不少,我同样不介意这种事再多一件。”

        “你!”

        扎基正要说什么,被贝利亚一脚踹飞,贝利亚收回右脚,起身追上,扎基自然不会让贝利亚压着打,抬手划出一道能量刃,贝利亚双拳齐出击碎能量刃,这个空隙扎基已经调整过来,一个空间移动瞬移到贝利亚身后,右拳重重砸下,不料贝利亚先一步反应过来,身子一侧躲开重拳,反身一个手刀顺势劈在扎基的腰侧,而这个扎基平时根本看不上的攻击,此时却是让他闷哼出声,扎基强忍疼痛,右手抓住贝利亚的手腕,将他强行拉起,然后一脚踹在贝利亚软肋,贝利亚身子一颤,扎基转身将贝利亚甩出去,而后一个飞踢踢在贝利亚后背,贝利亚深知不能给扎基追击的机会,连忙凝聚能量,瞬移到数百米之外,静静地等着扎基的攻击。

        和扎基六成力量的首轮交锋,不分上下!

        扎基不可思议地看着贝利亚,无论如何他也无法相信,这个在几年前还被自己四成力量压着打的小子,竟然能成长到这个地步!

        而贝利亚自己,同样也有些震惊,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如今的力量竟然已经到达了这个层次,一直以来他不是没有进步,而是一直在自己压抑着自己,不让自己更进一步。

        而现在,彻底释放了积蓄已久的力量之后,竟然已经如此强大!

        这时,扎基已经再一次冲了上来,贝利亚侧身躲过扎基的飞踢,转身时手上已经凝聚出一个巨大的能量球,贝利亚将能量球扔出,扎基只觉得这招式有点眼熟,却想不出它到底是怎么个攻击方法,当下干脆直接甩出一个能量弹欲将那光球击散,不料光球突然爆成了铺天盖地的能量刺!

        贝利亚看着无数的暗影刺,一时有些出神。

        以前,他都是用暗影之雨做无差别攻击,最多只能尽量让大多数暗影刺向着同一方向攻击,而如今,每一个暗影刺都在他的掌控之下!

        对于现在的贝利亚来说,控制一个暗影刺,和同时控制这数百个暗影刺的区别,就像是控制一根手指和同时控制十根手指一样,几乎毫无压力!

        在贝利亚的控制之下,每一个暗影刺都像是有了自己独立的意识一般,躲避着扎基的攻击,从一个又一个刁钻的角度在扎基身上添加伤痕,扎基终于不耐烦,大吼一声,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将所有暗影刺抵消。

        “贝利亚,你别想战胜我!”扎基丧心病狂地吼道,“我扎基,才是真正的黑暗之神!”

        “黑暗之神啊,不久前还真见过一个,”贝利亚微微一笑,抬手指向扎基,“不过,你,差远了!”

        “我杀了你!!”

        扎基终于再也无法安奈心中的怒火,将全身的力量聚集起来,眨眼间就已经冲到贝利亚身前,右膝顶向贝利亚腹部,贝利亚按下左手挡住扎基的膝盖,同时右手猛地掐住扎基的脖子,大力向下一甩,将扎基甩了出去,然后身子一个翻转,将能量集中在脚步,一个重踢踢在扎基腹部,扎基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似得,两手划出两道能量刃,贝利亚没想到他的反应竟这么快,被打飞出去,然后快速稳住身形,这时扎基已经瞬移到贝利亚身后,左臂横过钳住贝利亚的脖子,右拳夹杂着高度压缩的能量狠狠地擂上贝利亚的后腰,贝利亚闷哼一声,身子不由自主地弯成了弓形,扎基变掌为爪掐住贝利亚的脖子,准备直接了结贝利亚,贝利亚岂会让他如愿,左手徒然冲出,荡开扎基的左臂,扎基指尖的能量将贝利亚脖颈处的皮肤划破,却未能伤得更深,贝利亚转身时顺势一个手刀横劈在扎基的脖子上,扎基仓促间护住要害的能量被贝利亚轻易破开,清脆的响声证明扎基脖子处的骨骼已经被劈出裂痕,扎基惨叫一声,动作却是不停,反手抓住贝利亚手腕,左手变手为刀砍向贝利亚肋下,贝利亚只觉得软肋处一阵钻心的疼,手臂也几乎脱臼,忙震开扎基的手,一脚踹在扎基胸口,借力快速后撤,远离扎基。

        分开之后,两人同时再次后撤出百米,一面用能量恢复伤势,一面又蓄集能量准备下一轮的交锋。

        近身肉搏,谁也没有占到便宜,接下来,就是能量的比拼!

        贝利亚大力地甩了甩手,见右臂已经没有大碍,不等伤势完全恢复,便一个空间移动瞬移到扎基身边想要突袭,不料扎基也是同样想法,两人这下算是交换了位置,微微一愣之后,贝利亚快速反应过来,依旧想要先发制人,无奈扎基反应更快,扎基射线已经近在眼前,贝利亚单手凝聚出一道防护罩,防护罩在被扎基射线撞上的瞬间就已经布满裂痕,而贝利亚自然也没想就这么挡住扎基的攻势,左手依旧前伸尽力维持住防护罩,右手成手刀后撤,黑暗能量聚集在手掌之上,被反复地压缩,以变得更为锋利,终于,几秒之后,在防护罩破碎的瞬间,贝利亚猛然砍下右手,黑暗八分光轮撕裂扎基的光线,高速旋转的紫白色圆锯一路前进,连半点减速都没有,眨眼便到了扎基面前,扎基连忙将能量聚集在双手之上,两手齐出击碎圆锯,然而就在这时,铺天盖地的能量刺不知何时已经飞至眼前,扎基暗叫不好,连续几个短距瞬移快速躲避着暗影刺的攻势。

        贝利亚皱起眉头,双重暗影之雨下,扎基一旦被攻击到一次,所有的暗影刺就会瞬间涌上,就算不能造成什么太大的伤害,也能把扎基给打懵,到时候再释放攻击力强的技能也不迟,谁想到扎基竟然根本不吃这套,宁可耗费能量用短距瞬移去躲也不被打到一下,犹豫了一下之后,贝利亚干脆不再控制,任由那些暗影刺随意进攻,这样虽然不能完美的干扰扎基,却也可以起到让他措手不及的效果。

        果然,已经习惯了被暗影刺追着打的扎基突然发现这些暗影刺开始毫无规律地乱飞,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被数十个暗影刺打了个正着。

        “该结束了,”贝利亚两手展开,趁着扎基愣神的功夫,大量的能量瞬间涌上,能量快速聚集,贝利亚缓缓将双手向胸前靠拢,最终两手组成“十”型,半秒之后,能量释放,绚丽的紫色光线以撕裂空间之势,咆哮着咬向扎基,扎基赶紧双手凝聚出一道防护罩顶住,防护罩在瞬间被冲出四五个漏洞,扎基丝毫不加理会,趁着这个时间快速凝聚着能量,在防护罩破碎之后,扎基的能量也已经聚集完毕,黑红交织的恐怖光线轰然撞上紫色光线。

        两道光线如同两匹上古野兽,吼叫着、咆哮着,它们扭打在一团,看准了对方的弱点互相撕咬,招招致命,毫不留情,势必要将对方杀死!

        扎基闪电缓缓推进,在到达了两人距离正中时却再也难进寸步,贝利亚和扎基都在拼命地加大输出,光线的对拼没有技巧可循,输出、持久,谁先力竭,谁先示弱,就会瞬间被对方打倒。

        无数肉眼可见的能量粒子被巨大的引力扯向两道光线,又有无数的能量粒子被激荡的能量场震开,尖利刺耳的摩擦声几乎令两人失聪,光线对撞处,空间如同玻璃一般破碎开来,四散的能量波一遍又一遍地冲刷着这片领域,爆炸声、轰鸣声不绝于耳。

        为了加强对撞处的能量强度,两人同时向着中心缓缓靠近着,越是接近中心处,能量波的力度就越强,空间和能量场就越是脆弱,随着两人的接近,方圆几光年的宙域几乎已经被完全分割成了两个世界,与其说是两道光线的交锋,不如说是两个世界的对撞!

        “喝啊啊啊啊!!!!”贝利亚拼命地大吼着,疯狂地压榨着自己体内的能量,周围空间的能量被贝利亚不要命地拉入体内,然后又瞬间被他释放出去,能量、体力、精神,都在以一个恐怖的速度消耗,贝利亚甚至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离自己远去,但眼前的敌人却是无比清晰地被他锁死在视线正中,“觉悟吧!!扎基!!!!”

        随着贝利亚一声暴吼,黑暗斯派修姆光线的力度又硬生生拔高了一个档次,瞬间压制住了扎基闪电,扎基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光线如同一块破布一样被撕裂开来。

        “不!!不可能!!!!”

        轰----!!

        六成力量的分身被毁灭,那六成力量会回到扎基体内,分身所受到的创伤也会一并带回给扎基本人,但是能量的消耗却无法恢复,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扎基都无法再有什么动作了。

        贝利亚无力地垂下双臂,超负荷的能量流转几乎要将他双臂的经脉冲碎,刚刚的对撞如果再多上十几秒,恐怕他的双臂也就自此残废了。

        没了压力之后,贝利亚两眼一黑,失去了意识,如此超负荷的体力和精神消耗,就算是他也无法承受得住。

        “告诉我答案的······是黑暗的意识吗······”

        迷蒙间,贝利亚的思绪半混乱半清醒地运转着。

        “之前······似乎还有一个时间的意识也找过我······”

        那真的是时间的意识吗?时间和黑暗都是有意识的?那么其他的东西呢?光明呢?空间呢?是否也都有意识?如果拥有自己的意识。那他们是否能算的上是生命呢?时间是一个生命?它是一个生物?

        那其他的呢?其他能量呢?能量粒子呢?甚至更小的什么东西······原子?质子?或者更小的什么?是否也都有属于自己的意识?那他们到底算是什么?

        更大的东西呢?是否有比光暗和时空更大的什么东西?它们是否也有自己的意识?它们又算是什么?

        小到无法察觉和大到无法窥视的意识真的存在吗?那我又算是什么?众多意识的集合体?生活在一个巨大的意识的内部?那我是什么?它的想象?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它又是什么?控制一切的神吗?还是众多普通的意识中的一个?在它之上还有更大的意识吗?

        贝利亚感觉,他似乎触碰到了什么不容他窥探的领域,当他意识到这点的时候,他已经彻底失去了意识,深沉的沉睡了下去······

        等贝利亚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光之国银十字会总部的某间重症病房里。

        未完待续

        沙莱尔篇·完

        (第一个全原创篇章终于完了······有点失败啊,继续努力)

        (这一章有很多很矛盾的地方,可能难以理解,大家有不同意见的欢迎讨论,但是不要出现过激的情况哟)

        (关于加更问题,我们学校并不是考点,所以高考期间不放假,端午倒是有可能加一更)

        (关于群组问题,因为种种原因,原群[452901681]已经变为闲聊群,群内不限制聊天内容,允许匿名聊天,理论上不限制轻度刷屏,大家聊得开心即可,单设讨论群[532304645],禁止匿名,禁止刷屏,理论上只可讨论和本文相关的内容)

        (这次废话有点多了,抱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cepa.com.cn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时时彩10个月百万计划 福建福彩快3开奖结果 快三怎么玩法介绍 45222老彩民高手论坛 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上海快3直播app 十一选五走势图内蒙古 11选5任八最保本买法 辽宁十一选五 河南11选5app下载
江苏快3网上投注 黑龙江时时彩app下载 管家婆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福彩辽宁35选7开奖结果
贵州十一选五平台 四川时时彩走势图开奖号码 香港六合彩现场开奖 河北干部网院app 下载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