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隔阂

        no81-隔阂

        “阿斯特拉!!——喝啊!!!”

        雷欧大喝一声,直接以一记雷欧飞踢凌空踢下,贝利亚瞬间冲到依澜身前,千兆格斗仪召出、能量涌上,正面迎上雷欧飞踢,只听“轰”的一声,雷欧便被贝利亚打飞出去。

        在地上翻滚了十余圈之后,雷欧快速站起,身体微微下蹲,杀人的目光紧锁贝利亚。

        “滚开!”雷欧喝道。

        “停手吧,雷欧,”贝利亚双手握住格斗仪,做好防守姿态,“生命的抽取不可停止,就算你强行停止,阿斯特拉也已经······他之前所受的痛苦就都白费了!”

        “这些关我什么事,”雷欧的眼神愈加凶狠,吼道,“马上滚开!不论如何我都会救阿斯特拉的!”

        “你是不可能越过我的防守的,”贝利亚的眼神也冷了下来,“放弃吧,雷欧。”

        “少废话!!”雷欧大吼一声,冲向贝利亚,贝利亚双目一凌,将格斗仪扔向雷欧,雷欧正在全速前冲,来不及躲闪,只得双手架起挡住,身体也被迫停止,还未来得及有下一步动作,便见贝利亚已经冲到身前,一个飞踢踢在雷欧肩膀,雷欧后退数步,贝利亚接过格斗仪反手一抡打在雷欧头侧,雷欧闷哼一声摔倒在地,雷欧在倒地的瞬间抬手抓住贝利亚脚腕,用尽全力向上一扬,贝利亚重心不稳,索性顺着这力道一个后翻,再以格斗仪杵地恢复平衡,稳稳落地,而此时,雷欧也已经站起。

        “够了!”

        雷欧正想再次进攻,却听到依澜的喊声,看过去时,却见依澜已经站起,而阿斯特拉,依旧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

        “阿斯特拉!!”

        雷欧冲向阿斯特拉,贝利亚见抽取已经完成,也就没有继续阻挡,任由雷欧冲了过去。

        “还活着吗?”看着阿斯特拉,贝利亚走到依澜身边轻声问道。

        “嗯,留了几丝生命力,这点还是可以做到的,”依澜点了点头,“不过,最多也只能再撑一分钟了。”

        “······”

        “阿斯特拉······阿斯特拉!!”雷欧抱住阿斯特拉,当注意到他全身上下的伤口之后浑身猛地一震,本来用力抱着阿斯特拉的手也赶紧松了九分力道。

        “哥······哥······”阿斯特拉茫然地抬起头,用他那死寂的双眼望向雷欧,“你······在哪······”

        “我在这·····哥哥就在这里······”雷欧伸出一只手搂着阿斯特拉的头,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你不会有事的······有我在这里呢······”

        “嗯······”阿斯特拉的胸口快速地起伏了几下,过了几秒之后,阿斯特拉道,“哥哥······你会怪我吗?”

        “怎么可能······”雷欧咬紧牙关,竭尽全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更加平稳、温柔一些,“你无时不刻都在为了我、为了他人而考虑着,我又怎么可能怪你呢······”

        “那就好······”阿斯特拉点了点头,嘴角扯出一丝笑意,“那······也不要怪贝利亚和赛罗他们······好吗······”

        “你······”雷欧身体一僵,“笨蛋······自己都到什么程度了难道你不知道吗!为什么到现在还在······”

        “是我自己要求他们抽取生命的······燃烧生命的也是我自己······所以,不要怪他们好吗······”

        “阿斯特拉······”雷欧的拳头死死地攥紧,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良久,终于艰难地点了点头,“好······好!如果这是你的愿望的话······哥哥······答应你!”

        “嗯······谢谢你······”阿斯特拉低下头,声音越来越低,“在最后······居然被哥哥看到了这么不堪的一面······不过······好高兴······啊······能在你的怀里······”

        “别说了······别说了······”雷欧低下头,声音哽咽。

        “能在你的怀里······”

        “死去······”

        “阿斯······特拉······”

        ······

        赛文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银十字会的床上,佐菲、初代、杰克等人都在床边,看见他醒来后无不面露喜色。

        “怎么回事······”赛文揉了揉依旧有些疼的头,撑着床坐了起来,“我记得······”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最先开口的是艾斯,“是赛罗!你的儿子啊!你为了他而中了邪魂的致命一击,是赛罗在最后关头找到了救你的方法!”

        “赛罗······”赛文一愣,之后视线扫过整个房间,“赛罗呢?”

        “被大队长叫去了,似乎是有什么事情交代,”杰克揽住赛文的肩膀,笑道,“你昏迷的这段时间,赛罗可是很努力的啊~”

        与此同时,会议室内,诺大的房间只有奥特之父、贝利亚、依澜和赛罗四人。

        “这样的借口,真的可以吗?”沉默良久之后,奥特之父重重地叹了口气,“毕竟,阿斯特拉他······难道就这么瞒着他们吗?”

        “不错,”贝利亚点了点头,“你应该比我更清楚的吧,如果这件事传出去会造成多大的后果。”

        “······”奥特之父不语,而是再次叹了口气。

        如果事情传出去,且不说赛文自己,光之国的居民也会以另一种眼光去看赛文,这样的话,赛文就无法再呆在光之国之内,而赛罗也不可能再呆在这里,光之国便同时损失了一大主要战力和一大尖端战力,而且,还会造成一系列的人心动荡······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纸毕竟是纸,”奥特之父摇了摇头,“包不住火的。”

        “那就用能包的住的去包,”贝利亚冷声道,“无论如何,都不能传出去。”

        “唉······也罢,就这样吧。”

        “嗯,”贝利亚点头,随即又道,“关于阿斯特拉,要不要把他的名字,刻在英雄殿呢?”

        “英雄殿······”奥特之父一愣,左右踱了几步之后,道,“不行,没有正当的理由,而且说到底,阿斯特拉他······只是牺牲自己救了一个人而已。”

        “可是雷欧那边······”

        “不用了!”

        一个声音突然从外面传来,四人皆是一惊,看向门口,却见雷欧缓缓走入。

        扫了眼室内四人后,雷欧沉声道:“阿斯特拉是我们l77的人,他的名字,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雷欧······”

        “这里,”雷欧打断了奥特之父的话,“这里······不配!”

        “······”

        雷欧冷哼一声,走向依澜,道:“我听说你是医生啊······医生在执行这种手术之前,不是应该征求双方的意见才可以的吗?”

        “嗯,征求了,”依澜点了点头,“双方,都同意。”

        雷欧闻言一愣,随后看向赛罗。

        “赛罗······”雷欧走过去,按住赛罗的肩膀,“为什么要同意······你知不知道,阿斯特拉他······他可是我唯一的亲人!他可是······”

        “他可是我老爹啊!”赛罗依旧低着头,肩膀微微颤抖,吼道,“一直以来······从未对他的温柔做出一丁点的回应······我连一声‘父亲’都没有叫过······连一个好脸色都没给过啊!”

        “······”

        “我也不想啊······”赛罗伸出手,推掉雷欧的手,却始终没有抬头,“可是······那也是我唯一的亲人啊······为什么非要让我来做这个选择······为什么一定要是这个结果啊!!”

        雷欧无力地后退了两步,愣神许久之后,缓缓抬起头来,低声道:“不是你的错······是我错了······我明明应该是知道的,以那家伙的性格······是我错了啊······”

        “从今天起······我和光之国再无半点瓜葛,”雷欧将自己的银色披风摘下,放在桌上,“现在,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赛罗,作为你曾经的师傅,在最后我想对你说,珍惜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吧······大队长,保重了!”

        说罢,雷欧毫不犹豫地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会议室。

        目送雷欧离开,贝利亚叹了口气,拿起那件披风。

        “这或许是最好的结果了吧······雷欧没有选择报复,也是因为阿斯特拉······所以,这个准备怎么处理?”

        “印上他们的奥特签名,”想了一下,奥特之父说道,“把它,挂在英雄殿吧。”

        国王星上,奥特之王摇了摇头,挥手散去了瀑布上的画面,转身看向天空,自言自语道:

        “又要一个人呆在这里了啊,唔······真是久违的孤独感啊······”

        沉睡了近两个月之后,赛文终于苏醒,虽然依旧需要一段时间静养,不过身体方面没有任何的不适,赛罗也终于冰释前嫌,不分日夜地守在赛文床边,不过,关于复活赛文的方法,赛罗表示太过危险,而且极其不稳定,所以绝不公开,好在众人也没在意,这等逆天之术,本就不可轻易外传。

        另一方面,作为这次事件的首要功臣,不管贝利亚自己是怎么想的,对于光之国的居民来说,他进一步取得了他们的信任,依澜也在同时获得了随意出入光之国的权力。

        另外,因为受到奥特之王的指使,雷欧和阿斯特拉兄弟决定外出历练,据说此次历练时间将会非常长,而且异常危险,如果达成历练目标,不但他们兄弟能够得到前所未有的巨大提升,还会给光之国带回不可估量的助力,在获得了奥特之王的亲自许可之后,奥特之父决定在雷欧的披风之上印上他们二人的奥特签名挂在奥特英雄殿,受到所有人的崇敬。

        温暖的光芒依旧洒在这片祥和的大地之上,象征着希望的柔和的淡绿色光芒充斥着整个世界,光之国,这个理想国度,在这里,不会存在悲伤与绝望。

        由来栖酒馆第五层,雪岁寒正忙于炒菜,赛祺菈也过去帮忙了,所以只有天翔和依澜两人。

        “感觉怎么样?”看着依澜依旧惨白的脸色,天翔忍不住问道。

        “还是很虚弱,”依澜摇了摇头,“月轮波的消耗比我想象中的要大得多······恐怕很长一段时间没法帮忙了。”

        “这段时间就安心调养吧,”天翔点了点头,看着依澜的脸色,忍不住又问道,“真的只是能量耗损吗?”

        “嗯。”

        “是吗······那就好。”天翔移开视线,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依澜现在的状况绝不是单纯的虚弱,恐怕还要糟糕得多。

        只是,她不说,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依澜低着头看着手里捏着的蓝色吊坠,天翔则是望着传送阵发呆。

        雷欧、赛罗、赛文······

        这次的事件,说到底,其实什么都没有解决,赛文的确复活了,但是为之付出的代价却是不可估量的。

        抛开个人情感,雷欧的价值,远比赛文要大得多,何况不只是雷欧,为了赛文,连阿斯特拉也永远的离去了。

        从情理上说,雷欧和阿斯特拉的离去,在所有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的人的心里都种下了一个心魔,而且,奥特之父说的没错,纸是包不住火的,就算消息封锁的再严密,也难免会有泄露的一天,那个时候,就不光是人心动荡的问题了,这件从某些角度来说不大不小的事情,甚至可以毁了光之国。

        贝利亚无声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些事情,老实说,光之国如何,和现在的他已经没有半点关系,他所在意的,就只有光之国之中的那几个人而已。

        “天翔!”这个时候,雪岁寒的声音传来,“你让我找的人找到了,就在四楼,你自己传过去吧!”

        说着,一张卡片飞了过来,天翔眉毛微微一挑,抬手接过传送卡,将依澜也定在传送范围内。

        不久之前,他有和雪岁寒提过新铠甲的事情,雪岁寒说他刚好认识一个很有意思的“专家”,便交给他处理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

        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一个人。

        未完待续

        (群:45290168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cepa.com.cn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辽宁省体彩十一选五 003期数码龙杀肖尾码头统计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好彩1开奖公告 内蒙古11选5预测
浙江安徽十一选五彩票 香港马会六合彩 青海11选5预测 山西十一选五软件 内蒙古软件行业协会
香港六合彩151期 十一选五最新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钟彩票 黑龙江36选7走势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河北高考阅卷现场 时时彩3把赢了200万 北京小赛车直播网站 体彩11选五 贵州十一选五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