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以命换命···

        no79-以命换命···

        光之国,象征着希望的淡绿色光芒洒满整颗星球,从光之国诞生至今,其参与的大型战争只有五场······在宇宙中排行前十的组织中,恐怕只有光之国能够始终保持这样的祥和氛围,在踏入光之国土地的时候,再大的烦恼忧郁,也会一扫而空。

        真正的理想国度······在这里,不存在绝望,不存在悲伤。

        “嗯?”等离子火花塔顶,奥特之父正一如既往得看着等离子火花源,却见等离子火花突然闪烁了一下,“莫非是······赛罗和贝利亚回来了?”

        “大队长!”

        正这样想着,一个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几秒之后,佐菲走了进来:“贝利亚他们回来了。”

        “在那之后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奥特之父点点头,“看来,是月轮波有进展了······让他们上来吧。”

        “已经来了。”

        奥特之父话音未落,贝利亚、赛罗和一个女宇宙人便一起走了进来。

        对此,早已习惯的奥特之父倒也不意外。

        在贝利亚、依澜、赛罗三人加上高斯、卡欧斯的全力输出下,终于勉强打通了一个定向空间通道,虽然非常危险,但是好在三人都安全到达了s-65宇宙。

        “没有立即去王那里,而是先来了这,”看了那个女人一眼,奥特之父缓缓开口,“恐怕是有什么事情吧?”

        “嗯,麻烦让初代也过来,”贝利亚点了点头,“有一些事情,不得不交代一下。”

        “初代吗?好吧。”

        知道贝利亚现在不会说,奥特之父也没有去问原因,直接以“贝利亚归来,有要事相谈”向初代发送签名。

        没过多久,初代便到了等离子火花塔顶,与之同来的,还有艾斯·奥特曼。

        看了看顶层内的几人,贝利亚说道:“赛罗,你先出去。”

        “我?”赛罗一愣,“那怎么可以,那可是我的······”

        “正因如此,”贝利亚沉着脸打断了赛罗,“有你在,会影响到别人的。”

        “······”赛罗正想反驳,突然想到了高斯所说的月轮波的限制,只好退了出去。

        “奥特之王所说的月轮波,我们的确已经得到,而且已经传给了依澜——哦,她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医生,”贝利亚指了指依澜,然后继续道,“不过······”

        光之国住宅区的建筑风格很保守,基本属于那种四四方方的“火柴盒子”,不过是竖着的“火柴盒”罢了。

        赛罗坐在一栋比较高的楼房房顶边缘,两手在后面撑着房顶。

        这是赛文······也是他的家所在的房子,只不过不论是赛文还是他都很少回到这里。

        “我在的话,会影响他们的决定······”赛罗抬起右手,手掌缓缓攥起,“他们······很怎样决定呢?老爹,我该怎么办······”

        “哟~赛罗!”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在赛罗身后响起,赛罗还没来得及回头,纳伊斯便坐在了他的身旁,不由分说地揽住了他的肩膀,“好久不见了啊~”

        “纳伊斯?”赛罗一愣,“你怎么会在这里?”

        “本帅哥凯旋而归,在天上看见我的好兄弟正落寞地坐在这里,为了抚慰他那颗孤寂的内心,特地前来舍命陪君子~”纳伊斯一脸嘚瑟地说道,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似乎完全看不见赛罗那杀人的眼光。

        “你说谁落寞了?小心我一脚把你踹下去!”

        “别别别!我错了还不行吗!”纳伊斯赶紧住嘴,慌忙地转移话题道,“嘿嘿,你知道吗,这次我可是足足赚了近一千卡纳啊!一千啊!够我浪好久的啦,吼吼~~”

        “行了行了,知道了,”赛罗一脸嫌弃地推开纳伊斯,“你这种人也就这点追求了。”

        “哼,我可不是你这种大少爷~要是不赚钱的话下个月,甚至是明天我就要饿死了诶!”纳伊斯说完。突然搭住赛罗肩膀,收起原本轻浮的表情,凑近了问道,“怎么样,聊聊?”

        赛文阵亡的事早已传遍了光之国,纳伊斯也差不多能猜到赛罗在想些什么。

        赛罗别过头去,不想让纳伊斯看到自己的表情,在犹豫了很久之后,终于还是开口道:“如果······如果让你牺牲自己的生命,去拯救别人的话······你会怎么做?”

        “我吗?”纳伊斯的表情一沉,随后又立马恢复嘻皮笑脸的样子,“我的话······要看那个人在光之国,或者在我心里的分量了,反正我这种人,要是能救一个大人物的话,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别说傻话了,”赛罗勉强笑了笑,轻推了纳伊斯一下,“什么叫你这种人,你不是很厉害的吗?”

        “嘛~也就只有你会这么认为了,”纳伊斯说着,突然眼前一亮,“啊!赛罗,要是你的话,我应该就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用我的命的换了吧~毕竟,不管是在光之国还是在我这里,你的分量都没的说~”

        在赛罗和奥特兄弟联手打败了实力足以毁灭半个光之国的恐怖敌人邪魂贝利亚的传言传开了之后,赛罗在光之国的声望快速提升,不久之后,又传出赛罗被等离子火花选中的言论,更是让他的名声达到了一个高峰。

        “要是能救了你这种大英雄的话,我的名字估计也会出现在奥特英雄殿吧······”赛罗正想说话,纳伊斯突然大叫了一声,“啊啊!我都给忘了!今天好不容易争取到了进入英雄殿的资格,可不能晚了······赛罗,一起吗?”

        “奥特英雄殿吗······”赛罗想了一下之后,点了点头,起身跟了上去。

        ······

        “就是这样的情况,”尽可能清晰、详细地解释完以后,贝利亚看向初代和佐菲,“想要救赛文的话,你们两个,是最好······也可以说是唯一的人选。”

        “这种事······”艾斯低下头,看不见是什么表情。

        除了初代以外,艾斯是和赛文合作最多的人,这次贝利亚归来,他本以为是带来了找到了复活赛文的方法的好消息,谁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我对你们是否有重要的人没有兴趣,但是,有一件事我必须提前说明,”贝利亚盯着初代和佐菲,冷冷地开口,“生命的抽取一旦开始就无法中止,因为一时冲动而作出决定是最愚蠢的行为,而且······抛开一切个人情感,赛文在光之国能发挥出的作用,远远不及你们两人。”

        “贝利亚!”

        听到贝利亚这么说,艾斯正想发作,不想被奥特之父伸手拦住,奥特之父重重地叹了口气,随后语气沉重地说道:“很遗憾,贝利亚说的没错,这件事情······你们两个自己好好考虑考虑吧,不过,半个月内必须给出答案。”

        “是。”“明白。”

        佐菲和初代都没有多说什么,互相对视一眼之后,便一起退了出去,艾斯左右看看,也跟了上去。

        “贝利亚,”奥特之父摘下披风,将披风放在一边,说道,“要谈谈吗?”

        奥特英雄殿,这里是除等离子火花他以外,光之国最神圣的地方,凡是对光之国做出伟大贡献、为光之国而死的人的名字,都会被刻在英雄殿内的石碑之上,凡是名字被刻在这里的人,都是真正伟大的英雄。

        纳伊斯父母的名字,被刻在第三块石碑之上,纳伊斯跪在石碑前,双眼微闭,嘴角微勾,似乎正在倾诉着什么。

        赛罗站在他的身后,目光紧锁石碑底部的空白。

        老爹的名字,将来也会被刻在这里吗······一定会的吧,毕竟老爹他······

        “好的!”

        纳伊斯双手猛地一拍,打断了赛罗的思绪,纳伊斯站起身来,双手叉腰,看着眼前巨大的石碑:“我的名字要是也能刻在这里就好了,这样,我死以后,一定也可以见到爸妈了吧。”

        “嗯,一定。”

        纳伊斯一愣,见鬼一般的看向赛罗——这个傲娇的大少爷居然会如此干脆地赞同自己?

        “好了,走吧。”最后看了眼石碑的空白处,赛罗转身就走,纳伊斯只得跟上。

        “啊啊~我还想多待会的说,”抱怨了一句之后,纳伊斯问道,“接下来准备怎么样?”

        “训练。”

        “啊?不会吧~~~还真是一如既往地无趣啊你~!”

        赛罗继续向前走着,没有再理会纳伊斯。

        找师父要一下光明禁令吧······好久没去光明禁区了,说起来最近还真是懈怠啊······是时候去历练一番了,这一次能坚持多久呢······

        嗯······必须去了,不然的话······力量就会有所下降的吧······等老爹醒过来一定会大骂我懒惰之类的吧······

        必须去了······不然的话,我会······

        脑内的思绪越来越混乱,赛罗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遇到的贝利亚,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更不记得自己是怎样拿到光明禁令、进入光明禁区的,等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已经是铺天盖地的怪兽。

        “呃!”

        就在赛罗愣神的时候,一个地底怪兽突然冒了出来,将赛罗顶飞出去,赛罗迅速集中精神,接着这力道冲出包围圈,撞飞沿途的怪兽。

        “来吧······”

        赛罗渐渐抛开杂念,拿下冰斧,挡住一头怪兽的双刃,反身切过另一头怪兽的腹部。

        “来吧······”

        赛罗将冰斧组装到计时器两侧,计时器光线在蓄力的同时爆射而出,赛罗一改以前在光明禁区找到的战斗节奏,大量的能量不要命地输出。

        “来吧来吧来吧来吧!!”

        “喝啊啊啊啊啊——!!!!”

        ······

        “就那么把那块牌子交给他,真的好吗?”从第四层传送到的来栖酒馆的一个据点,依澜一边用随身携带的布擦拭九五剑一边问道,“从赛罗的语气看来,那似乎不是什么安全的东西,而且他的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

        “正因为如此才给他啊,”天翔抿了一口茶,心中暗暗感叹了一下它的苦度,“再不发泄一下的话,恐怕那孩子就要疯掉了。”

        依澜点了点头,没有回话。

        “话说,你的轻甲就是在那个时候破损的吗?”天翔突然想起依澜的轻甲,之前以为太过简单而没来得及提起。

        “嗯。”

        “拿到光之国修补一下吧,光之国在这方面也有些人才,”天翔想了一下,道,“不然干脆换一套新的。”

        “我······”依澜移开目光,有些尴尬地说道,“其他的铠甲因为破损太严重扔掉了,钱也······”

        “······”天翔嘴角微抽,无声地叹了口气,“还是买一套新的吧······这次就由我出钱。”

        依澜正要拒绝,不远处的传送阵突然亮起一片微光。

        “好久不见啦贝利亚~”

        随着一声清脆的呼喊,一个一身金色连衣裙的女孩从光芒中冲了出去,扑倒天翔身上。

        “回来了居然也不通知我!而且还是连续两次!!”

        “我有通知你的必要吗?”无视挂在自己身上的赛祺菈,天翔杵着下巴,淡定地喝着茶,丝毫没有久别重逢该有的表情。

        “喂!才多久不见就这么冷淡!”赛祺菈不满地叫了一声,扬起小拳头打向天翔胸口,不料天翔抢先一步抓住赛祺菈的拳头,手腕一扭将她甩在旁边的地上。

        “你激动过头了。”瞥了赛祺菈一眼,天翔将杯中剩余的茶水饮尽。

        依澜有些好笑地看着天翔和赛祺菈两人,突然见到赛祺菈看向自己这边,开口道:“你好,初次见面,我是歌思瑶亚·依澜,贝利亚的朋友。”

        “歌思瑶亚?”赛祺菈闻言一愣,眼中突然闪过一道似为惊恐的眼神,“你是维······”

        “不要说!”

        一个声音突然在赛祺菈脑海中响起,使她下意识地住了嘴,再看向依澜的时候,发现了她那带有一些恳求意味的眼神,微一犹豫,突然拍了一下脑门,道:“啊呀啊呀,什么歌思瑶亚,那个应该是格莱尔雅才对啊,我怎么连这都记错了!······啊,我叫赛祺菈,请多指教啦~”

        “嗯······”感激地看了赛祺菈一眼,依澜站起身来,说道,“有些累了,我先回光之国了。”

        “等一下,”天翔喊了一声,把一张黑色卡片扔给依澜,“光之国那边可能会有一些不方便,用这个去五层找雪岁寒帮忙吧······就说是我的朋友。”

        “嗯······好吧。”依澜没有拒绝,直接用卡片传送离开。

        “赛祺菈,”依澜走后,天翔转头看向赛祺菈,“你刚刚想说的是······”

        “哎呀都说了是我一激动记错了!”赛祺菈扁了扁嘴唇,“是在逃亡的时候帮过我们的一个种族,他们的姓氏是格莱尔雅啦。”

        “是吗······”天翔点了点头,心里却不怎么相信。

        依澜······说起来,关于她的身世,的确还有很多疑点······

        未完待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cepa.com.cn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k8彩票黑钱吗? 甘肃11选5玩法 江西多乐彩11选5 内蒙古时时彩号码推荐 广西十一选五官网
广西快三走势图360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 网上怎么买彩票 四川快乐12软件 腾讯分分彩直播
曾道人一码中特彩图 nba比分直播表 e乐彩彩票 博定宝是真是假 湖北30选5玩法
重庆时时彩历史记录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 广东11选5开奖直播 安徽25选5 湖北十一选五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