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哲平归队

        【no.10-哲平归队】

        似乎觉得毒素注入的已经够多了,ex巴顿主动将鸟嘴从贝利亚的后背拔了出来,后退两步,贝利亚单膝跪地,剧烈地喘息着。

        “啾~~”ex巴顿嘲讽一般地叫着,贝利亚一咬牙,将毒素强行压住,站起身来一个回旋踢踢了过去,ex巴顿被踢退两步,见贝利亚还有还手之力,尖叫一声冲向贝利亚。

        “斯派修姆弹头导弹发射!”

        数十枚导弹拖着长长的尾巴轰击在ex巴顿的身上,打得ex巴顿连连后退,贝利亚想也知道是开启了机动模式的雁飞翼号和雁装载号前来支援了,不敢浪费时间,几个箭步冲上去,连续六下连环拳打在ex巴顿的胸口,最后一脚踹在ex巴顿的肚子上,ex巴顿捂着肚子倒了下去,贝利亚向后两个空翻来开距离,两手成掌横在胸前,计时器亮起一片回应的光芒,随后右手后撤,微一停顿便虚空劈出,两个【黑暗八分光轮】冲向ex巴顿,ex巴顿却在千钧一发之际挥动翅膀飞到了空中。

        “想也别想!”见ex巴顿要跑,贝利亚双臂张开,肉眼可见的紫色能量快速聚集,ex巴顿鸣叫一声,快速飞向远方,贝利亚正欲攻击时,被压住的毒素却突然发作,贝利亚眼前一黑,能量场瞬时崩溃。

        后方,梦比优斯咬牙举起左臂,拼尽全力发射出一道能量刺,却也于事无补,这一下终于耗掉了梦比优斯全部的体力,身子一软倒向旁边,在倒地之前虚化消失,而贝利亚在花了数十秒将毒素再次狠狠压住之后,也化为无数光粒子消失在原地。

        “居然连贝利亚都.....”看着空中渐渐消散的光粒子,龙有些不敢相信地喃喃道,这时通讯器被天翔接通:“龙,快下来接未来,他被ex巴顿的毒素波及到了!”

        ----次日早晨----

        “......在那个时候,贝利亚的确把ex巴顿摔在地上了,不然不会激起那么多的尘土,受到那么重的攻击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高速行动的,”久世家,哲平一边敲着键盘,一边对着旁边接通了指挥室的记忆显示仪说道,“根据后来ex巴顿的表现,可能只有一种----空间移动。”

        “那么,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指挥室那边,龙有些焦急地问道。

        “有的!是我昨天晚上在看战斗记录的时候无意间发现的,”哲平再次敲击键盘,将一个图像切到屏幕上,“根据这个声波,在ex巴顿消失和出现的时候,都会发出细小尖锐的声音,我们姑且就把它当成划破空间的声音,只是这种声音普通人的听觉是很难捕捉到的。”

        “交给我!”真理奈说道,“我有信心,绝对可以把那家伙揪出来!”

        “好的!那么接下来....”顿了一下,龙有些担忧地问道,“昨天托人交给你的东西怎么样了?”

        “哦~那个是从现场采集回的毒素样本吧?”哲平的视线再次转向旁边的电脑,“昨天我拜托医院里的专业人士了......我看看.......嗯?有了!那个毒....”

        “哲平~~~我进来了哦?”

        屋外传来一声呼喊,吓得哲平手一哆嗦,直接把记忆显示仪给关了,另一边的电脑也被哲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扣上。

        “喂,怎么了?哲平!”龙看着突然黑屏的大屏幕,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哲平,”哲平母亲已经站在了哲平的身边,审视着他桌子上的各种装置,“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啊....我.......学习!对,我在自习呢。”哲平非常笨拙地回答道。

        “昨天晚上你是不是没有睡觉?”虽然是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叹了一口气,哲平母亲继续道,“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要珍惜自己的身体......”

        “妈妈!”哲平有些烦躁地站起来,“这是我的工作。”

        “在大学里学习,在医院里救死扶伤,这才应该是你的工作,”哲平母亲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本以为你会继承你父亲的医院,结果你却加入了什么guys,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在医院里的工作和在guys里的工作是一样的,一样都是在救人,”哲平依旧不为所动,“而且我迟早会成为一名医生的,可是现在......”

        ----凤凰巢----

        天翔呆在自己的宿舍里,满头大汗地躺在床上,昨天把未来送回来后,他就对guys的队员们说自己身体不舒服,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切....迄今为止还真没遇到过这么霸道的毒,卡欧斯[注].....这笔账我狠狠地记下了!

        光是压制这些毒素已经费了天翔很大的精力,要在此同时去净化它们就更是难上加难,过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他也只净化了三成的毒素,这样下去,最理想的情况也要在明天才能把体内的毒素净化干净,未来那边就更不用指望了,他能够自行压住毒素的进一步暴.动天翔已经谢天谢地了,如果在此期间ex巴顿再次出现的话......

        天翔摇了摇头,不再多想,专心地净化毒素。.

        不知为什么,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久世家----

        哲平坐在自己的房间里,苦苦地思索着要怎样才能说服母亲,突然,他听到外面吵了起来,于是好奇地走出房间,看向楼下。

        “哦~哲平!”下方,身穿guys制服的真理奈、贞治和木之美向哲平挥手。

        哲平嘴角抽了两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些家伙怎么在这个时候......

        好在哲平母亲对于众人并没有敌意,让女仆小萌好好招待大家,自己也和三人聊了好久,反而是哲平被关在房间里,不许偷听谈话内容。

        “想也知道是打算让大家劝我离队吧......”哲平无力地坐在椅子上,虽然他对自己的伙伴们很有信心,只是他实在是想不到自己的母亲会和他们说什么,更想不到那三个“笨蛋队友”会对自己的母亲说什么,总之一句话,现在的情况糟糕透了。

        “我们进来了哦?”十多分钟的漫长等待以后,哲平的房门终于被敲响,随后木之美、真理奈和贞治三人先后走了进来。

        “你们和我妈......”哲平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放心吧,我们谈的很好,现在要说的是更加重要的事情,”真理奈走到哲平的身边。

        “怎么了吗?”哲平站起来,他也隐约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未来君的病情恶化了,而且......”木之美上前,语气沉重地说道,“而且雷达捕捉到有一个巨大的生命体正在高速接近日本。”

        “什么?!是巴顿吗?”哲平喊道。

        “不是,是以前没有出现过的怪兽,”真理奈摇了摇头,“龙已经驾驶雁飞翼号去协助guys海防尝试拦截了,不过......”

        “对方是没有出现过的敌人,我们需要你的分析,”贞治在这个时候插嘴道,“而且,虽然副队长说没事,但是他似乎也被毒素波及了,未来和副队长也需要你这个医生。”

        哲平闻言抿了抿嘴唇,随后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拿起记忆显示仪,看向三人:“你们先去吧,我去父亲的医院帮忙,解药研制出来以后马上去凤凰巢!”

        “靠你了哦,amigo!”贞治重重地拍了一下哲平的肩膀,随后转身走向房门,却见到哲平的母亲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那里,三人愣了一下,随后一声不吭地走了出去。

        “妈妈......”哲平自然也看到了母亲,“对不起,我必须去,我的伙伴们.....他们需要我!”

        “真是的,你这孩子......”出乎哲平的意料,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队友们和她的谈话的原因,母亲并没有第一时间阻止他,而是轻笑一声,走到哲平挂在墙上的制服前面,“和你爸爸真是一模一样呢。”

        “妈妈......”

        “‘那些病人需要我’,你爸爸一定会这么说的吧,以前也是,不管多么危险他都要去,”哲平的母亲背对着他,他看不见母亲的表情,但是妈妈轻抹眼角的动作还是没有逃过哲平的眼睛,“你真的下定决心了吗?”

        “是的,”哲平紧了紧手中的记忆显示仪,“对不起....我........”

        “从树上跳下去,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绝对绝对不要摔倒,”哲平母亲把挂在墙上的guys制服拿了下来,转身递给哲平,“也让我看一看,我的儿子穿上这身制服以后帅气的样子吧。”

        “妈妈......”哲平半歉意半感激地看着自己的母亲,随后眼中的感情全部化为勇气,以最快的速度换上guys制服,挺直腰板站在母亲的身前,“妈妈,我去了!”

        解药的研制本就已经到了最后阶段,哲平在赶到医院之后也在积极地帮忙,终于是赶在新的敌人到达日本之前拿到了解药。

        凤凰巢内,天翔双眼紧闭,一边思索对敌之策一边净化毒素,这个时候自动门开启的声音突然响起,睁眼看去,却是哲平略有些慌乱地跑了进来。

        “哲平?”天翔微微皱眉,“你和你母亲.....”

        “是,已经解决了。”哲平走到天翔的床边,“请先不要动,现在给您注入解药,未来君已经睡下了。”

        “睡下了?”不知道外面情况的天翔一时有些晕晕乎乎的。

        “啊,是的,这个解药注入之后就会睡下去,一觉醒来毒素就会化解干净了!”将针管拔出来以后,哲平站起身来,“我还有点事,就先告辞了!”

        “居然研制出了ex巴顿的毒的解药.....还真是不能小看人类呢,”哲平走后,天翔喃喃自语道,打完解药后不到半分钟,天翔便觉得眼皮变得沉重起来,不过这种程度还不足以让他睡下去,“看哲平的样子,似乎发生了什么事啊....”

        因为天翔自己本来就已经净化了四成的毒素,所以很快就恢复了不少体力,略一思索便起身走向指挥室。

        “.....是的,根据这个怪兽眼睛,应该也是ex怪兽....啊!副队长,你怎么.....”

        天翔走进指挥室的时候,哲平正在指着大屏幕做着分析,天翔扫了眼屏幕上的画面,是一只没有见过的鸟类怪兽,不由得大皱眉头:“新的敌人吗?”

        “啊...是的,差不多二十分钟左右就会到........”

        哲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刺耳的警报声打断,随后大屏幕的画面切成了美崎雪。

        “发现ex巴顿的行踪了,它正从太平洋高速飞向日本,预计二十分钟就会到达日本。”

        “诶?!为什么这两个家伙偏偏在这个时候.....”鸟山辅佐官瞪大了双眼,夸张地叫道。

        “ex怪兽都可以算是那个卡欧斯的手下吧?这样一来就能说得通了!”真理奈说道。

        “木之美,看一下ex巴顿和ex加美拉斯预计会在哪里降落。”迫水队长沉声道。

        “gig,现在演算ex巴顿和ex加美拉斯的行进路线。”木之美敲击键盘,画面切换为大地图,两个红点正分别从海洋向着日本大陆前进,两条虚线以它们目前的前进方向为方向直线延伸,最终在日本沿海地区相交于一点。

        “同一个地方吗?”贞治激动地喊道。

        “那就好办了!”龙握紧拳头,嘴角翘起,“在这里把它们一举消灭掉!”

        “真理奈和贞治驾驶雁装载号,龙和哲平....”

        “诶?我也要去吗?”

        天翔横了哲平一眼,继续道:“龙和哲平驾驶雁飞翼号。”接着看向迫水,迫水队长回以一笑,随后正色道:“guys,sallygo!”

        “gig!”

        众人都出击之后,天翔转而来到未来所在的病房,如他所料未来已经醒了,此时正满脸愁云地坐在床上,见天翔进来也没有打招呼。

        “我....能打败ex巴顿吗?”未来小声地问道,“连佐菲前辈都.....”

        “哦~你是说那个啊,”没想到未来会在意这个的天翔忍不出轻笑一声,“那场战斗你肯定是没听说过吧?那个时候的佐菲也就比你大上一点,也是初次面对巴顿,不过那只巴顿比较...特别。”

        “特别?”一听到哥哥以前战斗的经历,未来顿时就来了精神,一脸期待地问道。

        “嗯,那只巴顿的毒会刺激神经,中毒以后会做出一些.....癫疯或者说搞笑的事情,那样的佐菲你肯定想象不出吧?”顿了顿,给了未来足够的想象时间,之后才继续,“但是重要的是,第二次,佐菲就打败了它。”

        “不愧是佐菲哥哥!”未来激动地说道,好像那只巴顿是他打败的一样。

        “安心吧,你不是还有guys的大家吗?”起身拍了拍未来的肩膀,“哲平也归队了,不只是你,大家都在努力着,所以一定能赢。”

        “是!”天翔这稍微有些怪异逻辑似乎对未来特别的受用,原本还垂头丧气的未来此时斗志满满。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天翔在心里又补了一句:如果这次依然连ex巴顿都打不过,那么接下来一礼拜你小子就别想安安稳稳的活下去!

        另一边,ex巴顿和ex加美拉斯也已经在沿海地区会和,而雁凤凰号则是已经等在那里。

        “恭候多时了,这次一定要消灭你们!”雁飞翼号内,龙握紧了操作杆,双眼死死地盯着两只怪兽。

        “可变光线,发射!”

        【未完待续】

        [注:卡欧斯:因为有读者问了所以就解释一下,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在文中似乎忘记说明了,这也是无痕的疏忽,此处的“卡欧斯”与高斯世界观中的卡欧斯并无关系,只是“不明发光生命体”,原文中天翔因为不知道对方的名字,而对方的形态和能力又和卡欧斯很像,所以姑且称为“卡欧斯”,写的时候好像把这段忘了,在此鞠躬抱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cepa.com.cn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上海福彩快三中奖号码 河北快三 河南快三今日推荐 广东11选5合买骗局群 诈金花网站
黑龙江福彩p62开奖 35选7新疆开奖结果 幸运快艇官方开奖直播 浙江定海天气预报 排列五开奖结果
体彩湖北体彩11选五 齐鲁风采山东群英会 四川体彩金7乐走势图1 五子棋游戏 广西怏乐双彩开奖结果
11选五甘肃开奖走势图 真钱电子游戏平台 斯诺克 中国锦标赛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 麻将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