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故人

        【no.114-故人】

        “嘿,果然还是师父最了解我~”赛罗两手抱胸,一脸心满意足的表情,“不像老爹他们,一口一个‘危险’,吵得我脑仁都要炸了。”

        “他们说的也没有错,”贝利亚微微摇头,说道,“病毒----更准确的说是低等的寄生生物,被它寄生的生命体一般会进入变异,以及狂暴化的状态,然而,这次被病毒寄生的,却是奥特曼----在此之前,你有听说过拥有强大力量的高等生命体被病毒寄生的例子吗?”

        “没有,”赛罗的表情也严肃下来,沉声道,“我认为,这次的变异事件绝不是单纯的病毒那么简单。”

        “没错,”贝利亚点头,“变异者的种种表现都证明,那病毒控制着他们的身体----更准确的说,恐怕是有什么人在背后通过病毒来控制着他们,这次我们要深入的,是敌人的试验场,在那里的危险程度,可想而知。”

        “但是,正因如此,也非常有趣,”赛罗的眼中闪过自信的光芒,“如果是师父的话,一定会这么说的吧。”

        “危险与机遇并存,”贝利亚嘴角一勾,“而且,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多次帮助光之国的事情应该已经传开了,既然知道我和光之国存在着互助关系,还敢这样挑衅的,我倒真想见识见识是何方神圣。”

        “所以----”赛罗猛地停下身子,表情扭曲地看着前方,“为什么要来这里?”

        “只是来接一个人罢了,新的----”贝利亚看着眼前的光明禁区入口,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将“同伴”二字咽了下去,“新的手下。”

        既然斯莱伊已经称他为“陛下”,那么他也不好再随意称呼对方为同伴。

        进入光明禁区后,立马有好几只怪兽从各个方向冲了过来,贝利亚眉头一皱,一个扫荡腿踢出一道巨型光刃,将那几头怪兽全部斩杀。

        连危险都无法察觉到的野兽,简直不配以“怪兽”之名。

        “那个所谓的‘手下’在哪里呢?”赛罗环顾四周,却并没有看到有什么战斗的身影。

        “那边。”贝利亚抬手一指,指向不远处的一个湖泊,赛罗定睛一看,果然看到在湖面上时不时闪过能量的微光。

        光明禁区是怪兽的世界,天空、陆地、地底、水下,随处都挤满了各种或强或弱的怪兽,强大的怪兽会划出自己的领地,弱小的怪兽则几乎是以肩挨肩头碰头的密度分布在各处。

        贝利亚放出气场,将涌向他这边的低等怪兽隔开,随后高呼一声:“斯莱伊!”

        贝利亚的声音落下几秒后,湖内传出了一声沉闷的爆炸声,湖面激荡,随后,斯莱伊破水而出,在半空中展开双手,蓝白电弧缠绕于手臂之上,斯莱伊两手猛地一合,强劲的电流化为一柄利刃刺出,下方,一只蛇形怪兽刚好追了出来,被闪电当头命中,怪兽惨叫一声,在半空中爆炸开来,斯莱伊又将两手拉开,多余的闪电尽数劈向湖面,将另外三头好不如开始那只厉害的怪兽直接击杀于水下!

        “漂亮!”在不远处观看的赛罗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消灭追兵后,斯莱伊一个瞬身来到贝利亚身前,单膝跪地,“属下来迟,望陛下赎罪!”

        “无妨,”贝利亚摆了摆手,问道,“杀了多少?”

        “三十二只。”

        “完美。”

        和当初给赛罗的任务不同,贝利亚交给斯莱伊的任务是尽可能地在这个光明禁区中坚持最长的时间,所以斯莱伊才会选择待在水下----只需要防备水下的怪兽,从而大大增加了坚持时间。

        因此,在光明禁区内呆了这么长时间却只杀了三十二只怪兽的斯莱伊,完美地完成了贝利亚交给他的任务。

        “辛苦你了,不过现在还不到休息的时候,”贝利亚打开光明禁区的出口,带头冲了出去,“马上又进入忙碌时期了啊~”

        ----分割线----

        “也就是说,这整个星系,全部都是敌人的试验场吗?”听完贝利亚的叙述,再结合眼前死气沉沉的星系,斯莱伊总结道。

        “不错,”贝利亚点头,“你有什么看法?”

        “疑点有太多了,”斯莱伊眯起双眼,大脑飞速运转,“我想请问一下,这片区域,在光之国日常巡逻或是观测范围内吗?”

        “不清楚,”贝利亚摇了摇头,“如果是以前的话,这样的距离是不会在巡逻范围内的,观测也只是警戒敌人入侵而已,不会刻意地去观察星系内部的情况,现在----可能也差不多吧。”

        “这样的话,未免就太过巧合了,”斯莱伊表情沉重,显然,仅凭眼前的情报,他也无法摸清楚太多事情,“首先,这个星系的异常情况是爱迪在观测负能量异常的时候偶然发现的,但后面一连串的袭击、变异、爆炸事件,又像是事先安排好的一样,包括后来光之国的奥特曼封锁星系后,用尽一切手段进行远程监测,也没有发现敌人的踪迹----这才是最可疑的,爱迪率队前来检查,某种意义上是属于突袭行为,而对于突袭而言,敌人的应对未免太过完美了些。”

        “也就是说,不排除敌人早就知道爱迪他们的动作的可能吗?”贝利亚眉头皱起,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这样的可能性反而比较大,”斯莱伊点头,“已经可以基本确定敌人的最终目标,或者说最终目标之一,是针对光之国的,而如果敌人是想要故意挑衅光之国,向光之国发出战书,没有必要选择在这样一个在平时根本就不会被光之国注意到的地方,而如果他们不想被光之国发现,那么也不可能知道爱迪等人的动作,从而事先准备好一切的后续工作。”

        “你的意思是说,光之国内部出现了叛徒?”赛罗惊道。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反过来说,这样解释反而合理,敌人的目的是什么?扬名?复仇?扫清障碍?这些暂且不提,更重要的是----”斯莱伊突然一顿,随后继续说道,“他们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下一步的动作?是还没有完全准备好,还是正准备给出致命一击,甚至是正在上演猫戏老鼠的好戏?”

        “不管怎么样,先发制敌都是现在的上上之策,”贝利亚冷哼一声,说道,“这个星系的光暗平衡很不正常,黑暗能量非常稀薄,就算是作为试验场,也不适合一般的病毒或者是寄生虫生存,如果能抓住那个幕后黑手的话,非要好好研究研究不可!”

        三人在曾经拥有着无数生命的一颗星球上降落,展开了调查----根据爱迪的报告,敌人并不多,他们所看到的只有五个而已,而负责封锁这里的奥特曼们则是始终没有发现有人存在,不能排除对方正使用某种空间遁藏匿在某处,或是已经划破空间逃走的可能,一切,还必须以慎重为优。

        四周静寂地可怕,植物尽数枯死,地上随处可见有大量的动物尸体,而这些尸体,无不被榨干到只剩下皮包骨头的程度。

        然而,却没有发现统治这颗星球的人们的踪影。

        爱迪之所以敢肯定那是病毒,一定是发现了类似变异者的存在,可是现在,却完全找不到任何的生命体。

        “已经撤退了吗?”贝利亚小声嘀咕了一句,正准备回头问问斯莱伊那边的情况,一只粗壮的手掌突然从地底伸出,猛然抓住贝利亚的左脚脚腕,想要将贝利亚拖入地底!

        “休想!”贝利亚大喝一声,右脚奋力踏地,一股强大的力量瞬间贯穿地底,地面微颤,那股巨大的拉扯力顿时消失,贝利亚抽出左脚,却带出一只腐烂的断臂。

        “小心,有埋伏!”

        话音未落,两头丧尸突然从地底跳出,一左一后攻向贝利亚!

        “针对我吗?”贝利亚眼神一冷,瞬间伸手,抓住左边那人的手臂,将其甩在身后丧尸的身上,右手大力下劈,一道紫白色的能量刃将两体丧尸的身体一分为二!

        “陛下!”

        斯莱伊和赛罗同时回到贝利亚身边,精神紧绷,试图找出隐藏在暗处的敌人。

        “竟然敢直接针对我,胆子不小嘛,”贝利亚冷笑两声,喊道,“到底是什么人物,不准备让我们见识见识吗?”

        “啊拉啊拉,真不愧是贝利亚,”出乎意料的,一个妖媚的女声从前方传来,声音落下,一个被黑袍裹住全身的人突然出现三人面前,女子展开黑袍,露出自发闪烁着寒光的紫红交织的战甲,“强大的力量永远那样的让人着迷~”

        “······居然,是你?”贝利亚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这出戏,原来是你谋划的吗?”

        “呀~果然是贝利亚呢,我还担心我会认错,看来果然就算你化成灰我也能认出你来呢~”女子先是阴里怪气地感叹了一句,才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继续道,“啊~对了,你的问题----很遗憾,这并不是我主导的,主导这起事件的,是另一个人哟~”

        “不论如何,出现在这里,就说明你也是同伙了吧,”贝利亚双拳攥紧,声音却依旧毫无波动,“克妮斯缇茵。”

        “哈?居然都不叫人家缇茵了,好伤心----!”女子----克妮斯缇茵捂住脸,似乎下一秒就会哭出来。

        “这种恶心的演出就适可而止吧,”贝利亚声音阴沉的可怕,就连旁边听得一头雾水的赛罗都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我可是知道你的真面目的----不管是以前的你,还是现在的你!”

        “诶~不是吧?好不容易久别重逢,就不能稍微玩玩嘛~~”保持着那种怪异的语调又说了一句之后,克妮斯缇茵夸张的表情瞬间消失,仿佛那只是一张可以随戴随摘的面具,就连声音,也从那种不自然的妖媚,变得低沉了下来,“这么多年过去,我还以为你早就把我忘了。”

        “看样子总算是可以正常交流了,”贝利亚无声地叹了口气,道,“我自己犯下的罪孽,永远也不会遗忘。”

        “吼吼?那你要记住事情还真多啊,用不用我帮你准备个方便的记录仪器?”克妮斯缇茵冷笑两声,表情满是轻蔑,“真是讽刺啊,贝利亚,当年你把我推向黑暗,现在,自己也堕入了黑暗的深渊,真是讽刺,讽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师父,这个人到底----”

        “的确是讽刺,”贝利亚无视了赛罗的问话,回道,“你变了,不在是单纯地因黑暗而狂暴,现在的你已经能够控制自己了吧?从这个角度来讲,昔日我引以为豪的缇茵又回来了,但是,稍微有一点不同,现在站在这里的贝利亚和缇茵,不再是深爱彼此的两人。”

        “没错,现在站在这里的,是闻名宇宙的黑暗战士贝利亚,和被原暗所选中的克妮斯缇茵,是绝对要杀死对方的两人,”克妮斯缇茵微微一笑,笑得很自然,笑得就像是当初那个生活在光芒中的缇茵一样,“现在,我要将我这些年所经历的,全部,一点不少的,还给你!”

        “赛罗,斯莱伊,你们不要插手,”贝利亚向前一步,挡住赛罗和斯莱伊,直面克妮斯缇茵,“我要和过去的自己,做个了断!”

        “师----”

        赛罗本想说些什么,却被斯莱伊一把拉住,等赛罗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人已经撤出百米之远。

        “看样子,是陛下的一段旧情,”不等赛罗发问,斯莱伊便主动解释道,“陛下的事迹我也有所耳闻,应该是他还身为光之国的奥特战士的时候,结识一位同样隶属光之种族的恋人,后来,恐怕是因为某些原因,陛下或直接或间接地,是那个人变成了黑暗的战士,而且她当时应该还陷入了某种类似于暴走的状态,现在,已经同为黑暗战士的陛下,大概是要给这场没有结局的悲剧,画上句号了。”

        “可是,既然是这样,不更应该----”

        赛罗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个巨大的爆炸声打断,两人回头看去,却见后方已经涌起了冲天的火焰,下一秒,火焰被狂风震散,被贝利亚砸在地上的克妮斯缇茵快速往旁边一滚,躲过了贝利亚的劈腿,起身后立即伸出右手,虚空压下,贝利亚头顶瞬间出现一个由黑暗能量组成的手掌,狠狠地压向贝利亚,贝利亚单手挡下手掌的压势,手一握,反将这能量吸入自己体内,甩出两个【黑暗八分光轮】,克妮斯缇茵也不躲闪,直接划出一个光刃击碎了【黑暗八分光轮】!

        “真不愧是你,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贝利亚,”克妮斯缇茵停下动作,发出了和一开始一样的感叹,“就算是现在这幅样子,你的力量依旧远在我之上,但可惜的是,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你所有的攻击习惯。”

        “关于这点,我原话奉还,”贝利亚摇了摇头,“放弃吧,克妮斯缇茵,你不属于这里。”

        “别一口我不可能战胜你的语气,”克妮斯缇茵的嗓音沙哑起来,到最后几乎演变成了野兽的声音,“因为你······因为你······你又怎能知道,我都经历过了什么样的地狱!”

        “我今日,必要取你性命!”克妮斯缇茵的身体表面涌出纯黑色的能量,血红的双眼紧紧地锁在贝利亚的身上,“杀了你······为了回报你当年把我从死亡线上拉到这个世界······杀了你!!!”

        【未完待续】

        (又诈尸了一次,祝大家元旦快乐,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天天开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cepa.com.cn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上海福彩天天彩选4开奖 吉林十一选五现场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时间 安徽11选5 一定牛 云南省十一选五开奖号
辽宁12选5走势图表 云南省干部任职公式 北京pk10高手技术分享 江苏11选五走势图 新疆11选5投注
吉林十一选五开结果 河北时时彩怎么玩 山东十一选五 老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老版紫微倒数
11选5任二翻倍打公式 pk10软件订制开发 快三甘肃开奖结果 贵州11选五一定牛 快乐十分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