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赢家

        贤妃听得一愣。

        她这正糟心呢,喜从何来?潘海该不会说反话埋汰她吧?

        虽然觉得潘海不会做出这么没谱的事来,可贤妃还是气不打一处来,冷冷道:“潘公公,不知本宫喜从何来?”

        潘海才被景明帝弄晕过,这个时候自然想让别人也尝尝这种滋味,当下笑着作揖道:“贤妃娘娘还不知道吧,刚刚皇上下旨,封七殿下为燕王——”

        话还未说完,贤妃就惊呼出声:“潘公公莫不是拿本宫寻开心?”

        “哎呦,贤妃娘娘,给奴婢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拿您寻开心啊,更何况假传圣旨的罪名奴婢更担不起了。”

        “皇上果真封七皇子为燕王?”

        “千真万确。”

        宁妃后退一步,抬手扶额。

        有点懵,她得缓缓。

        “贤妃娘娘,奴婢要去传旨了。”

        见潘海要走,贤妃顾不得缓缓了,忙道:“潘公公稍等!”

        “贤妃娘娘还有吩咐?”

        贤妃立刻塞了个金戒子给潘海,低声道:“不知御书房中生了什么事,皇上为何会封七皇子为燕王?”

        潘海把金戒子顺势放入袖口内的暗袋里,笑道:“贤妃娘娘莫要为难奴婢,奴婢只能给您道个喜,至于御书房中生了何事,可不是奴婢能随便说的。”

        潘海是景明帝面前的红人,口风很紧,贤妃只能眼巴巴看着潘海远去,心里跟猫爪子挠似的。

        得到这种消息,她自然没必要跑去御书房了。

        不管怎么说老七都是她儿子,能够封王对她这个母妃来说是件光彩事。

        贤妃之所以不待见郁谨,一方面是从未相处过没感情,更重要的原因是郁谨一出生景明帝就生了重病,所有人都认为皇上厌恶这个儿子,连累她成了别人口中的笑话。

        那些嫔妃暗地里最常说的话就是贤妃有两个儿子又如何?养出一个妨克皇上的儿子来,还不如没有呢。

        如今好了,她这个妨克皇上的儿子都被皇上封王了,而那些无子的嫔妃只能对着月亮哭呢。

        不过,皇上到底怎么想的?老七明明惹了祸,为何会给他封王呢?

        贤妃一边往回走一边琢磨着,脚下一滑险些摔倒,这才不敢胡思乱想,赶紧回寝宫去了。

        景明帝这道旨意一出,整个后宫都炸了。

        “皇上居然封了七皇子为王,到底怎么回事啊?”

        “不清楚啊。只知道宁妃去了一趟御书房,然后皇上就下旨封七皇子为王了。”

        “嘶——没想到宁妃居然是以德报怨的人。”

        “以德报怨?我宁可相信七皇子是宁妃生的嘞。”

        一时间宫内谣言满天飞,越说越离谱,宁妃气得险些吐血。

        不多时有内侍带着许多绫罗珠宝过来,说是皇上赏赐的礼物。

        内侍前脚才走,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宁妃就把那些礼物踹了个稀巴烂,却不敢去找景明帝算账了。

        皇上行事太莫测,万一她去了再弄出什么好处给那个野孩子,那她就没法活了。

        一些原本打算去找景明帝告状的嫔妃同样没了动静。

        情况太复杂,还是静观其变最保险。

        御书房里,景明帝靠着椅背,悠闲翻阅着话本子。

        嗯,世界总算清净了。

        宗人府内,几位皇子被关在一处空房中,气氛剑拨弩张。

        “老七,你现在酒醒了吧?”五皇子恶狠狠瞪着郁谨,一脸凶狠。

        郁谨笑道:“五哥误会了,我没醉。”

        五皇子一下子抓住了郁谨的把柄,大笑道:“在父皇面前你说喝多了,现在说没醉。老七,你这是欺君!”

        郁谨扬眉,比起五皇子的狂躁越显得淡然从容:“喝了两大坛子酒难道不多?我是说喝多了,可没说喝醉了。”

        “你——”五皇子气个半死,抡起拳头冲过去。

        几位皇子忙把五皇子拦住。

        “五弟,咱们都被关到这里来了,你要是再打一架,就不是三日能出去了。”

        宗人府的空房能令皇亲贵胄闻风丧胆,若不是父皇点明三日后能放出去,此时他们就该哭了。

        “是呀,五哥,你还是消停点吧。”八皇子劝完五皇子,瞥了一眼郁谨,冷笑道,“和这种人计较,没的辱没了身份!”

        “呃,我倒不知你是什么身份,我是什么身份。”郁谨淡淡道。

        和他斗嘴皮子?无论是动手还是动口,他要是输了就不叫郁谨!

        八皇子呵呵笑了:“五哥,你现没有,有些人啊就是没有自知之明,老大不小了还是个光杆皇子,说出去不嫌寒碜么?”

        五皇子哈哈一笑:“他要是知道寒碜就不会跑到齐王府丢人现眼了。”

        “呃,我明白了。”郁谨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众人不由看过来。

        郁谨往冰冷的墙壁上一靠,笑吟吟道:“搞了半天你们得意的是王爷的身份。不过我就不明白了,这种只要是个带把的混吃等死活到十六岁就能混上的身份,究竟有什么值得得意的?”

        众人被问得一窒。

        他们是听说过老七在南边军中颇有威望,可这又怎么样?

        他们是皇子,如果没有野心,当个王爷足以逍遥一辈子,要是有野心,奋斗的也是那个位置,谁会去领兵打仗?

        在军中再有威望也不及在父皇心中有地位。

        然而无论怎么想,真说起来,顺理成章封王确实没什么得意的。

        八皇子当然不死心让郁谨占尽上风,冷笑道:“总比你什么都不是要强,你连混吃等死混上的资格还没有呢。”

        “老八——”六皇子喊了一声。

        就算是要挤兑老七,也不能把他们都扯进来吧?什么叫混吃等死混上的资格?太难听了。

        八皇子自知失言,忙冲六皇子笑笑。

        郁谨垂眸,懒得再看这些人。

        他想要的,自会去取!

        “怎么,没话说了?”八皇子见郁谨不语,得意问道。

        这时房门突然打开,数人鱼贯而入,一名主事走在最先,对众皇子见过礼后来到郁谨面前:“七殿下,请您起身,这些人要为您量身裁衣。”

        郁谨不动声色站起来,其他人皆一头雾水。

        “量身裁衣做什么?”五皇子忍不住问道。

        主事忙道:“皇上下旨,命臣等准备七殿下的册封仪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cepa.com.cn 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排球比赛站位逆时针 华东15选5走努图 今日头条极速版官网 重庆时时彩是国家开吗 重庆快乐十分前二和值走势图
电子游戏的危害新闻 广东新11选5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 快用官方网站 江苏快三怎么稳赚
山西快乐十分前二和值走势图 足球手游排行榜2016 湖北彩票十一选五 羽毛球正确的发球方法 四川快乐12综合走势图
足球比分90 斯诺克直播 江西时时彩怎么购买 山西快乐十分前二直选走势图 极速快3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