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心意

        看着姜似的反应,姜湛心一凉,一拳捶在饭桌上:“上等的素斋居然闹出这种幺蛾子,我去找那些秃驴算账去!”

        “姜二弟,稍安勿躁。”

        姜湛额角青筋直跳:“余七哥拦我做什么?他们的饭菜居然能吃出腐败的气味,这也太恶心人了,非要狠狠收拾那些秃驴一顿才解气。”

        只要想到这一点,他胃里又开始翻腾。

        郁谨看了姜似一眼,似笑非笑问姜湛:“姜二弟能确定饭菜中的腐败气味是来源于动物尸体呢,还是——人?”

        姜湛浑身一僵,好一会儿一张俊脸成了惨白色:“余七哥,乱开玩笑会死人的!”

        “是呀,也许真的死人了。”郁谨往后一靠,懒洋洋道。

        “等等,让我缓缓。”姜湛闭了闭眼,突然起身快步走到门口把敞开的房门关上,靠着木门冷汗淋淋。

        “四妹,我真的什么都闻不出来。”姜湛揉了揉鼻子,看向郁谨,“余七哥,你呢?”

        郁谨摇头:“我也闻不出来。”

        他说完,深深看了姜似一眼,毫不犹豫道:“但我相信姜姑娘说的话。”

        姜湛眨眨眼,就差痛哭流涕了。

        该死的,他也相信!

        “所以说,我吃了人的尸体泡过的水做的饭菜?”姜湛一副快崩溃的表情看着一脸淡定的宝贝妹妹。

        “只是有这种可能。”姜似不忍道。

        姜湛眼一亮,饱含希翼:“还有别的可能?”

        “或许是猫猫狗狗的尸体……”

        姜湛捂着嘴蹲在地上。

        让他死了吧!

        “别的饭菜呢?”郁谨突然问。

        比起纠结吃了这些饭菜的恶心,他更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当然,关键是他没吃——咳咳,这种不厚道的想法自然是不能流露出来的。

        姜似夹起离着最近的一块烧豆腐闻了闻,随后放下来把其他饭菜一一嗅过,最后肯定道:“别的饭菜都没问题,只有菜羹有异味。”

        郁谨舒了口气:“那咱们先吃饭吧,吃饱了再说。”

        姜湛一张脸皱成苦瓜:“别提‘吃饭’这两个字,我只想吐。”

        姜似却点头:“嗯,先吃饭。”

        吃饱了才有力气谈其他。

        二人同时拿起筷子,默默吃起来。

        姜湛爬起来,一脸生无可恋:“你们慢慢吃,我出去静静。”

        屋子里眨眼又剩下二人。

        郁谨放下筷子:“打算在灵雾寺住多久?”

        “不确定。”

        “还是去客栈吧。”

        姜似凉凉看了郁谨一眼,毫不客气道:“余公子这些话,交浅言深了。”

        “交浅言深?”郁谨突然身子前倾,低声道,“那天晚上——”

        “闭嘴!”姜似气得脸通红,“余公子,你这样与登徒子有什么区别?不顾人家姑娘的心意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如果是你妹妹被其他男子这样轻薄,你会如何?”

        郁谨定定望着姜似,忽然伸手握住她的手,认真问:“你的心意是怎样?”

        姜似因为他的认真,心情一时恍惚。

        姜湛推门而入:“吃完了吗?”

        姜似浑身紧绷,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忙道:“吃完了。”说完才发现忘了把手抽回来。

        桌面下,少女用力往回抽手,那只大手反而握得更紧了些。

        “还没吃完。”郁谨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可他心里却欢喜无比。

        她的心意,他在那晚耍了一次流氓后就隐约懂了。

        他不认为她这样有主见的姑娘面对没好感的男子动手动脚,真会如现在这样忍气吞声。

        这丫头口不对心啊,承认对他有感觉会怎么样?

        姜似瞪了郁谨一眼,仿佛猜到他的想法,心中冷冷说了两个字:会死。

        不但因为犯傻动了心会伤心死,还会因为狗屁七皇子妃的身份不得好死。

        “余七哥,我真服了你,都这样了你还能吃得下去。”

        郁谨这才放开姜似的手,冲姜湛露出个灿烂的笑容:“那就不吃了。”

        姜湛呆了呆。

        好好的笑这么撩人干什么?他妹妹还在这呢!

        “我刚才想了想,既然别的饭菜没问题,只有菜羹有异味,要么就是熬制菜羹的水有问题,要么就是浇灌野菜的水有问题。”姜湛认真分析着,“你们说呢?”

        郁谨点头:“姜二弟说得有道理,不过——这关咱们何事?依我说,既然饭菜不合口味,早早离开这里是正经。”

        姜似难得附和郁谨的话:“是啊,二哥,既然这里的水不干净,咱们还是去住客栈吧。”

        她来这里的目的很明确,并不愿节外生枝。

        姜湛皱眉:“你们就不好奇吗?万一真有人死了呢?”

        二人齐齐摇头。

        “那行吧,四妹你睡个午觉,等下午咱们就走。”见无人赞同,姜湛只得妥协。

        姜似起身:“那我回去歇息了。”

        郁谨亦起身:“我也不打扰姜二弟了,你刚才吐成那样,喝些热水休息一下吧。”

        “别提水……”

        姜湛没心情叫小厮阿吉过来收拾一桌子狼藉,待二人一走,直接躺倒在床榻上,郁闷闭上了眼睛。

        有动静传来,姜湛睁开眼。

        眼前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浑身湿漉漉往下淌水。

        “你是谁?”姜湛吃了一惊。

        女子抬起苍白的手撩开挡住面部的长发,露出惨白浮肿的一张脸,对着姜湛狰狞一笑:“你喝了我的洗澡水,要对我负责的……”

        姜湛猛然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喘着气。

        窗外阳光明媚,正是一天中最热烈的时候,可是他仿佛腊月天掉进了冰窟窿里,从内到外冒着寒气。

        纠结了许久,姜湛翻身下床。

        不行,他得去探个究竟,不然以后别想睡安稳觉了。

        走出屋子,看着其他静静关拢的房门,姜二公子抹了一把泪。

        他们又没喝女鬼的洗澡水,当然心安理得走人啊!

        此时的寺庙中依然很热闹,姜湛往外走着,正好看到提着食盒给别的香客送斋饭的僧人。

        姜湛迎上去,对菜羹一番赞不绝口哄得僧人眉开眼笑,趁机问道:“除了野菜本身好吃,莫非熬汤的水也有讲究?”

        僧人矜持一笑:“就如咱们寺中招待贵客的茶用的山泉水,这熬制菜羹的野菜是专门用后山挖的一口水井浇灌的,所以野菜口味才这般好。”

        姜湛心中骂了一句:娘的,今天的野菜肯定没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cepa.com.cn 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河北11选5手机助手 江苏十一选五一定牛 中华八字排盘网 多乐够级单机版下载 h5制定彩票有吗
云南快乐十分 山东十一选五合买 湖北30选5今天开奖号码 湖北十一选五出奖结果 平特肖心水论坛白小姐
河北燕赵20选5走势图 云南11选5开奖直播 浙江十一选五玩法 黄金回收今日价格 球探篮球nba比分网
上海时时乐平台 彩票元网走势图 广西快乐十分数学技巧 快乐8开奖直播 极速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