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灵雾寺

        汉子此话一出,连吹进院子里的风都凉了起来。

        阿飞下意识摸着下巴,忽然觉得自己能平安进京简直福大命大。

        怎么能有人把“会杀人”这个特长说得如此轻描淡写?

        “我很会杀人。”汉子望着姜似,再次强调道。

        阿蛮上前一步,斥道:“你这人好奇怪,在我们姑娘面前动不动提杀人,合适吗?”

        她们姑娘虽然敢面不改色往男人屁股上扎刀子,可不能让外人知道啊。

        汉子没理睬阿蛮的话,仍然定定望着姜似。

        常年饮酒还不至于让他完全糊涂,一个数百里之外给他递上那么一封信的少女,他相信与寻常女子是不同的。

        “好,那以后就要麻烦秦将军了。”姜似微微屈膝。

        汉子仿佛松了口气:“姑娘叫我老秦就好,‘秦将军’不过是人们笑话罢了。”

        “老秦,你以后就住在这里吧。阿飞,你怎么打算?”

        阿飞四下瞄了瞄。

        干干净净的小院,繁茂树冠在夏日里撑起一片阴凉,门口水缸里还栽了睡莲,是他这辈子都没住过的好地方。

        一丝挣扎从阿飞眼中一闪而过,随后他笑着摆手:“我还是住在原来那里好了。不瞒姑娘说,现在有几个兄弟跟着我混,让他们跑个腿打听一下消息很方便,这边我每天过来一趟就行。”

        “那好,明日我会出趟门,你与老秦准备一下。”

        转眼就是翌日。

        明媚阳光给万物镀上一层金色,天空中一丝云彩都没有,抬头望就是湛蓝的天,正是出门的好天气。

        姜湛身姿笔挺坐在马上,一身月白色锦袍衬得他越发丰神俊朗,吸引着无数小娘子的目光。

        他对这些目光早就习以为常,半点不自在都没有,侧头对马车里的少女笑出一口整齐的白牙:“四妹,今天天气不错,等到了郊区没人瞧着,二哥带你骑马啊。”

        阿蛮探出头来,不满道:“二公子,姑娘不会骑马呢,再说跟您共乘一骑也不合适,您就不要撺掇了。”

        姜湛撇撇嘴。

        这些穷讲究不知是哪些吃饱了撑的人琢磨出来的,完全就是让女子怎么不痛快怎么来。

        “四妹,你快管管你这丫鬟,都敢这么和我说话了。”没办法带妹妹骑马兜风,姜二公子有些不痛快,立刻把面目可憎的小丫鬟拉下水。

        “婢子说的可是大实话——”

        姜似手指轻扣弹了阿蛮额头一下,嗔道:“不许和二公子顶嘴。”

        姜湛轻飘飘扫了阿蛮一眼,一脸得意。

        关键时候,四妹还是向着他。

        阿蛮捂着额头翻了个白眼。

        二公子居然和她一个丫鬟争宠,真是出息了。

        赶车的车夫带着遮阳的斗笠,从城中到郊外,一路上把马车赶得四平八稳。

        车夫旁边坐着姜湛的小厮阿吉。

        阿吉已经偷偷打量身边的车夫很久了,心中一直在纳闷:伯府的车夫什么时候换人了?

        车夫面不改色注视着前方,丝毫不理会阿吉好奇的眼神。

        这车夫正是老秦。

        “四妹,你怎么想着去一个小镇子上的寺庙呢,咱京城里大大小小的寺庙很多啊。”姜湛在妹妹面前是个话痨,安静没多久又搭起话来。

        “据说那家寺庙很灵验。”姜似拿了帕子递出去,“二哥擦擦汗吧。”

        姜湛没有接:“不用,反正还会出的,四妹给我拿个梨子吧。”

        咬了一口圆滚滚的梨子,汁水四溢,姜湛舒适叹了口气。

        有个妹妹就是好,没事出门上个香,他就能光明正大逃学好几天。

        青牛镇离京城算不上太远,天将黑时一行人就赶到了小镇。

        小镇上只有两家客栈,在见惯了京城繁华的姜二公子眼中,简直无法住人。

        “四妹,咱们直接去灵雾寺吧。”

        “已经这个时候了,也许人家不招待香客了,还是明日一早过去吧。”

        “那好吧,就是委屈妹妹了。”姜湛定了较大的那家客栈,忙前忙后好一阵子才歇下来。

        这种客栈漏洞颇多,到了夜深人静时一个年轻人就偷偷溜了进来,与早就等着的姜似碰了面。

        “姑娘,我粗略打听了一圈,没听说镇子上有谁家丢了闺女的。”

        年轻人正是阿飞,在姜似的吩咐下提前一日赶过来,住在了另一家客栈中。

        阿飞的一无所获让姜似心情微沉。

        这样的小镇,别说谁家丢了女儿,就算没了两只鸡恐怕都要被人议论一阵子。

        阿飞没打听到消息,只能说明一点:那个女孩子并不是青牛镇的人。

        灵雾寺就在青牛镇,如果那个女孩子不是本镇的人,范围就大了很多。

        “这样吧,明天你继续在镇上打听,等我去了灵雾寺有什么消息会让老秦传给你。”

        阿飞点点头,很识趣没有多问悄悄离去。

        姜似独自坐了一会儿,赶路的疲惫袭来,默默躺下睡去。

        第二日依然是好天气。

        一行人来到灵雾寺,意外发现小小的寺庙居然香火鼎盛,许多香客都在排队进入。

        姜似仔细打量着香客们。

        从穿着打扮可以看出来,这些香客大多是平民百姓,也有穿绫罗的香客乘着马车或牛车而来,十有八九是从别处赶来的。

        姜湛添了不少香火钱,知客僧很痛快给安排了三间客房。

        给几人带路的是个七八岁的小沙弥,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姜似便向他打听:“小师父,来上香的哪里人比较多呀?”

        小沙弥得了窝丝糖,看姜似极为可亲,口齿伶俐道:“很多呀,除了青牛镇的,四邻八乡的人都会来呢。”

        “有没有乡绅富户的女眷经常来呀?若是碰上了,正好能做个伴呢。”

        “有的,闫庄村闫员外的女儿,大羊镇李老爷家的女眷……”小沙弥掰着指头数了一串名字出来,冲着姜似甜甜一笑,“这些人家的女眷一年来好些回呢。”

        姜似默默记着这些名字。

        小沙弥停下来:“几位施主,客房到了。”

        姜湛一指靠里面那间客房:“那间客房窗外风景最好,又最幽静,可否让我妹妹住那里?”

        小沙弥摇头:“那里已经有施主入住了。”

        姜湛不由皱眉。

        这么个小寺庙,客房没几间也就罢了,居然还挺抢手。

        哪个不长眼的把最好的客房给抢了啊?

        姜二公子正寻思着,那间客房的门突然推开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cepa.com.cn 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甘肃快3遗漏号分布图 时时彩软件代理 吉林时时彩87开奖号码 快乐十分必赢技巧 青海快三技巧
中彩彩票APP下载 2018彩童传真一肖中特 鼎博彩票 118旺角心水论坛 快赢481开奖结果
吉林新时时彩 马会特码资料1805 彩客网网页版 新疆十一选五app下载 大亨国际娱乐
时时彩技巧 神州彩票网 重庆时时彩分析软件安卓版 北京28是正规福彩吗 广东十五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