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余七

        姜湛把玩着空茶杯,等着姜似捧场追问。

        姜似好气又好笑,更多的却是后怕。

        “这么说,是第三个人救了二哥?”

        “是呀,那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本来应该请人家上京城最好的酒楼喝酒的,想着妹妹还在家中等我,只能改日再登门拜谢。”姜湛把茶杯放下来,一脸遗憾,“怪失礼的。”

        姜似仔细问了经过,不觉为姜湛担心起来。

        要杀兄长的人十之八九是陷害牛御史的人,对方见到了兄长的样子,以后会不会对兄长不利呢?

        “二哥说要登门拜谢,这么说你知道救命恩人的姓名住处?”

        “是呀,他叫余七,说来也巧,就住在离咱家不远的雀子胡同——”

        后面的话姜似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一把抓住姜湛衣袖,因为过于用力手背青筋凸起:“他真的叫余七?”

        姜湛讶然看着神色大变的姜似,困惑道:“四妹怎么了?”

        姜似攸地回神,松开姜湛的衣袖,借着抬手把碎发抿至耳后的动作掩饰失态,可再怎么掩饰脸色还是苍白的,一时难以恢复。

        姜湛狐疑打量着姜似:“莫非妹妹认识余七?”

        姜似勉强笑笑,可“余七”两个字总在她心头晃,晃得她心神不宁。

        “那余七长什么模样?”

        “啊?”姜湛眨眨眼。

        奇怪,妹妹问一个男人的长相做什么?

        见姜湛不说话,姜似再问:“是不是相貌极好,算是罕见的美男子?”

        姜湛更不想说话了。

        难怪妹妹对余七哥这么好奇呢,原来是见过的。余七哥长得那么妖孽,妹妹难以忘怀太正常了。

        妹妹要是知道此余七就是彼余七,岂不是有了接触的机会?

        这可不行,余七哥能出现在青楼附近,可见是个风流的,这样的人当朋友固然志趣相投,当妹夫他可不满意。

        “没有哩,余七哥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不然怎么能救你二哥于水火之中呢?”姜湛暗暗为自己的机智竖起大拇指。

        姜似松了口气,笑容轻松多了:“那二哥可要记得请人家喝酒,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救命之恩呢。”

        看来是她太敏感了,这世上姓余排行第七的男子不知凡几,何况她认识的那个余七只是化名。

        “四妹也认识叫余七的人?”姜湛不放心追问一句。

        “有一次出门无意中碰到一位叫余七的,当时还闹了些不愉快,所以有些印象。”

        “那人貌比潘安?”

        貌比潘安么?姜似不由回忆了一下。

        那人确实生得极好,如明珠般熠熠生辉。潘安的样貌她只在书中读过,若是非要比较……平心而论,那人应该比潘安少几分脂粉气,多几分英朗。

        可是样貌再好又怎么样?她认识的“余七”,是个混蛋呀。

        “没有,那人一脸横肉,凶神恶煞,不是个好人。”一连串不好的词儿从姜似口中吐出来。

        “那咱们见的肯定不是同一人了。余七哥虽然五大三粗,一瞧就是好人呢。”

        “先不提这个了,二哥以后办事可不要再节外生枝,这次你被人看见了脸,说不定有麻烦。”姜似心中担忧并未消除。

        “等那人知道了我是东平伯府的二公子,就不敢乱来了。”姜湛不以为意道。

        他又不是吓大的,总不能因为这个以后缩在家里不出门了。

        再者说,不管东平伯府在勋贵中地位如何,平白横死一位公子定然会引起恐慌,与悄无声息死一个平民百姓可不一样。

        “总之二哥以后少出门,出门的话务必多加小心。”

        姜似忽然想起了前世姜湛的死就是叫杨盛才的纨绔子害的,而杨盛才正是礼部尚书之孙……

        这其中莫非有什么关联?

        也不对,前世她可没让二哥去碧春楼的那条暗巷。

        “姑娘——”门外传来阿蛮的唤声。

        姜似收回思绪,喊阿蛮进来。

        阿蛮快步走至姜似身边:“姑娘,二老爷回来了,此时正拦着大老爷清点聘礼呢。”

        “二叔果然要坏事!”姜湛恨声道。

        他这个二叔平时倒是和善,但对祖母最孝顺,这件事上绝对会听祖母的。

        “去看看。”姜似起身往外走去。

        姜湛赶忙跟上。

        安国公府送来的聘礼安置在华明堂的小库房中,库房前姜安诚正在发火:“二弟,你赶紧给我让开,别耽误我去安国公府退亲!”

        温和的声音传来:“大哥,你先听我说。事情我都知道了,不就是安国公府的那小子年少无知做了糊涂事么,好好解决就是了。”

        “怎么解决?”

        “国公府想让那女子当良妾,别说大哥生气,我这当二叔的也不满意。一个平民女子,给些银钱打发了就是,等似儿嫁过去,凭似儿的人才还不能让那混小子本分起来么?大哥,退亲确实不是明智之举,现在图一时痛快,似儿将来可怎么办呢?”

        姜似静静站在不远处,听了姜二老爷一番话险些忍不住拍手了。

        二叔可真能言善道!

        姜湛刚要开口,姜似轻轻拉了他一下,走上前去。

        “似儿来了。”姜二老爷见姜似走过来,露出温和笑容。

        姜似屈了屈膝,直截了当道:“二叔不必替侄女操心。在我看来,能远离季三公子这样的男人,哪怕当一辈子老姑娘都该偷笑。”

        “似儿,你还小,哪里明白当老姑娘的难处——”

        姜似冲姜安诚甜甜一笑:“父亲,女儿要是想当一辈子老姑娘,您乐意养着不?”

        “当然乐意!”姜安诚毫不犹豫道。

        姜湛紧跟着拍拍胸脯:“四妹放心,你要真不愿意嫁人,还有哥哥呢。谁敢闲言碎语我就揍谁!”

        姜似嘴角笑意越发真切。

        她的父亲与兄长都不是那种聪明人,甚至会因为别人的巧舌如簧做出错误判断,但对她的疼爱却不掺一丝杂质。

        “二叔您看,父亲与二哥都不嫌弃我呢。还是说您觉得侄女嫁不出去给您丢人了?”

        姜安诚神色不善盯着姜二老爷。

        他的闺女他还没嫌弃呢,别人算哪根葱,凭什么替他嫌弃啊?

        “似儿怎么这么说?二叔不是这个意思——”

        姜安诚抬腿踹了姜湛一脚:“让你给老子帮忙,你又去哪儿浪了?还不抓紧干活!”

        姜二老爷被姜似一番挤兑弄得不好开口,沉着脸杵在原处看姜安诚父子指挥着下人搬运聘礼。

        “二叔让让,砸到您的脚就不好了。”姜似笑眯眯道。

        姜二老爷盯了姜似好一会儿,才笑笑离去。

        二叔脾气可真好呢,这都不生气。

        姜似嘴角掠过一抹淡笑。

        另一边郭氏回到安国公府,马车却被门人拦住了:“今日我们府上不见客,请客人改日再来吧。”

        临时雇来的寻常马车,安国公府的门人自然不认得。

        “仔细睁眼瞧瞧,车里是世子夫人!”郭氏的丫鬟掀起车窗帘子斥道。

        门人吃了一惊,忙开了门。

        郭氏直奔安国公夫人卫氏那里。

        “怎么样,谈好了么?”卫氏神情疲惫问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cepa.com.cn 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福建11选5直播 河南福彩 青海11选5的开奖值 利博平台安全吗 天使娱乐官网
时时彩后三900注稳赢吗 内蒙古时时彩怎么玩 燕赵风采20选5今日开奖 北京赛车微信群 特区彩票网七星彩论坛
11选5出号精准规律 河北十一选五推荐号码 广东十一选五遗漏 中信娱乐是什么意思 内蒙古11选5现场
利来娱乐 盈彩娱乐娱乐 快乐彩12选五开奖结果 金钱游戏半波中特网 网球比分 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