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 > 大逆之门 >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意外之喜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意外之喜

    剑二看起来冷傲,可眼角上那细细的皱纹让他多了几分人世间才有的沧桑。安争忽然发现,陈逍遥身边的剑奴,一个比一个有故事。其实安争也是后来才知道,这些剑奴都是当初跟着陈逍遥离开大羲皇宫时候的那些忠诚护卫。

    上一代圣皇其实最中意的还是陈逍遥,当初本来是要把位子传给他的。可是后来陈无诺太过强势,又让老圣皇心中出现了摇摆。

    最终,老圣皇选择了陈无诺,因为不管在什么角度来考虑,陈无诺都比陈逍遥更适合成为执掌天下大权的皇帝。陈逍遥虽然更聪慧,更有天赋,但他的性子注定了让他与那把椅子无缘。

    然而老圣皇深知陈无诺的性格有多毒辣霸道,所以将自己培养出来的最好的一批侍卫给了陈逍遥。最终在确定陈无诺为圣皇之位继承者的时候,老圣皇对陈无诺说了七个字。

    兄弟可相争,不相残。

    可是,陈无诺知道陈逍遥对自己的威胁有多大。在当时的圣庭之中,陈逍遥的人脉更广。因为陈逍遥性子随和宽厚,而且机心不重。那些把持着朝堂权利的大家族也更希望陈逍遥这样的人成为圣皇,而不是心机重权利欲更重的陈无诺。

    后来这批死士,就成了魔宗的剑奴。

    本来陈逍遥称他们为剑士,然而他们这些人对陈逍遥忠心耿耿,自称为奴。

    “海妖和你们击败的雅拓昂哥有一定相似的地方。”

    剑二坐在战车里,嗓音有些淡淡的沙哑,听起来就饱经沧桑。

    “传闻之中海妖也有两个躯体,一个在大海深处无人可知的地方,一个在外面横行无忌。就算杀死了外面的躯体,他依然可以在深海之中复活,而且,还会继续分裂出来新的躯体。”

    剑二道:“如果仅仅如此的话倒也罢了,关键是就算是外面的躯体也没有人可以杀死。卓青帝的实力你们都领教过,但我确定,卓青帝在海妖面前连十分钟都坚持不住。那是一种你从心里就觉得没办法战胜的强大,不是说有勇气不怕死就能去拼一拼的。”

    亚阔点了点头:“若非如此的话,我们也不会败的如此彻底。光是一个白克兰人,我们还不放在眼里。”

    陈少白道:“可是我们不是已经找到海魂珠了吗?传说之中海魂珠具备杀死海妖的能力。”

    “那只是传说。”

    亚阔有些失神的说道:“事实上,谁也不知道海魂珠怎么使用。或许,只有阿迈瑞肯自己知道。”

    安争微微皱眉:“或许还有一个人知道。”

    大家同时一愣,然后脑子里同时出现了一个名字。

    诸葛穹庐。

    “是诸葛穹庐以献祭之法帮助海妖登陆的,以诸葛穹庐的心机算计,不可能没有交换。想想他和卓青帝的交易,他一心想要得到冰封灵石......”

    安争道:“如果说冰封灵石可以存储一个人部分灵魂,只要有血液就能重生的话。那么我猜测,海魂珠就是存储一个人的分身,是真真正正实实在在的肉身。只要得到了海魂珠,再得到冰封灵石,那么他将永生不死。”

    陈少白笑了笑:“还好海魂珠和冰封灵石,都没有被他得到。”

    海魂珠现在在叶琳娜手里,而冰封灵石被安争击碎了,还有一块在安争手里。碎了的冰封灵石还有没有用,谁也不知道。

    “我们......”

    安争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他下意识的看了叶琳娜一眼:“我们得到冰封灵石和海魂珠,似乎有些过分的顺利了?”

    “还顺利?”

    杜瘦瘦道:“哪一次不是死里逃生的。”

    安争摇头:“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若是咱们能够得到,以诸葛穹庐的算计,诸葛穹庐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为什么他得不到?”

    就在这时候,战车忽然间一阵剧烈的摇晃,然后一股巨大的力量冲击在战车上,好像重炮轰在上面一样。拉车的妖兽顷刻之间就被轰杀,血肉从半空之中飘洒。

    那妖兽的实力强大,堪比小天境的修行者,可是竟然被一击轰杀,甚至都没有察觉到敌人在哪儿。

    战车被轰的扭曲,若非坚固无比的话早已经四分五裂了。可在战车里的人一点儿也不好过,如此暴烈的震荡之下,每个人都如遭重击。

    第一次重击是从侧面来的,轰在战车上,将妖兽击杀,战车打歪。失去了力量的战车开始旋转着往下掉,速度快的惊人。若是他们无法脱身的话,都会被砸死在战车之中。

    安争一脚将战车的门踹开,喊了一声走的时候,就看到外面一团耀眼的白光笔直的轰了过来。千钧一发之际,安争一伸手又把战车的门关上了。

    轰!

    这一次重击更为猛烈,直接将半边战车轰的破开了一个大洞。若非在那刹那之间安争将逆鳞神甲召唤出来,化作一百零八层叠加防御的话,战车里的人可能全都会被轰死。

    “威力太强大了,几乎和逆舟之中的主炮一个级别。”

    “霍爷不是说外界的人谁也不知道主炮的打造方法吗!”

    “先不说这个,大家跟我走!”

    安争喊了一声,拉住小流儿和古千叶的手从残缺不全的战车之中跳了下去。

    出了战车的时候,距离摔在地面上已经没多远了。众人纷纷掠出去,才离开没多久半截战车就轰然砸在地面上,直接砸出来一条深沟。

    安争强行落地,一只手托着小流儿一只手托着古千叶,巨大的惯性之下,他双脚落地的  那一瞬间,膝盖几乎都支撑不住这种重压。轰的一声,安争的半截身体都沉入了大地之中,土浪沸腾。

    安争将小流儿和古千叶放在一边,顺势一冲将叶琳娜和亚阔同时横向推了出去。本来向下的两个人转为横向飞出去,重压都被安争一个人承受了。

    安争只觉得心口一阵阵的疼,就连他的半神之躯几乎都快承受不住了。

    “命可真大啊。”

    声音从远处传来,那是一片不大的树林。几辆马车从树林里缓缓的驶出,后面是一群身穿铁甲的武士,看起来十分雄壮。

    其中一辆马车横着停下来,车门打开,帘子被人从里面撩起来,谈山色坐在马车里看着安争他们微微摇头。

    “你们运气这么好,真应该谢谢老天。”

    他从马车上迈步下来,身后有人跪下,谈山色坐在那人后背上,一条空荡荡的袖口颇为惹眼。

    “等了你们有一会儿了,比我预想的要迟一些。”

    在他身后,几个身穿古朴战甲的人迅速的移动,将安争他们东西南北四个方向都封住了。这些人看起来有个共同点,那就是好像生了锈的老铁器一样,有一种沉甸甸的沧桑感。

    “谈山色,你真是阴魂不散。”

    陈少白啐了嘴里一口带着尘土的吐沫,一伸手握住了死神之镰。

    “你说的不太对。”

    谈山色微笑着说道:“我并不是阴魂不散,而是自始至终一直在关注着你们。你们时时刻刻一举一动我都清楚,只是之前一直没有到收获的时候。我的意思你明白吗?就好像农民一样,辛辛苦苦的耕耘,浇水,施肥,就等着秋天到了的时候庄稼可以收割了。”

    他笑起来的时候,嘴角上的邪魅让人厌恶。

    “你们就是我种的庄稼,已经到了该丰收的时候。”

    他拿着一把羽扇,轻轻的摇动着。

    安争注意到在谈山色身后有个人的身影颇为熟悉,仔细看了看心里顿时一沉......那是赵灭。赵灭不是已经被封在那个空间里出不来了吗,怎么此时此刻出现在谈山色背后?而且看起来,赵灭对谈山色有一种谁也撼动不了的尊敬。

    他明明发现了谈山色的那些阴谋,也看到了谈山色算计而死的那些人的尸骸,为什么还要选择助纣为虐?

    “一个人要想活下去,需要付出的太多了。”

    谈山色看了一眼安争,又看了看安争的那些朋友。

    “我忍着收割的欲望,一直等待着你们变成成熟的果子,这个过程何其煎熬?可我比谁都知道,好东西不能急着去索取,不然就不完美了。你们帮我找到了海魂珠,帮我找到了冰封灵石,替我省去了多少麻烦,我应该谢谢你们。”

    安争让曲流兮和古千叶站在自己身后。

    “谈山色,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蛊惑这些人帮你的,可我知道你做的恶太多了。”

    “作恶?”

    谈山色哈哈大笑起来:“真是幼稚啊,只有你们这样幼稚的人才会认为世界上的事情分成善恶。在我看来,只有有益还是有害。我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你们自己将冰封灵石和海魂珠交出来,自愿成为我的手下,这样可以不死。第二,我自己抢,然后顺便收割了你们这批庄稼。”

    安争忽然之间明白谈山色说的庄稼是什么意思了。

    谈山色已经活了数万年,就算是仙帝级别的超级强者只怕都没有这样的寿命。可是谈山色做到了,而且这么久一直在各地挑拨是非,发动战争,他就不会老?不会疲劳?

    所谓的庄稼,其实就是谈山色物色好的修行者。这些修行者有着不俗的天赋,有着很好的前程,等到他的修为境界到了一定地步之后,谈山色就以某种特殊的法子得到这些修行者的力量,来延续自己的寿命。

    “你。”

    谈山色指了指杜瘦瘦:“我对你很有兴趣,从你在幻世长居城那个树林里遇到了妖帝大叱的那一抹不散的阴魂的时候,我就知道一定要让你好好活下去。”

    “还有你。”

    谈山色指了指古千叶:“你小时候掉在深涧之中还被妖兽追杀,为什么没死?还不是因为你有着古圣的血脉之力,我得让你好好活着。”

    “你。”

    他指向安争:“你是个意外之喜,最大的惊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cepa.com.cn 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时时彩平台 辽宁35选7公式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直播 极速快乐8下单软件
天使娱乐世纪传媒有限公司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结果彩票控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广东十一选五包赢公式
黑龙江时时彩软件 吉林快三网上投注 江西多乐彩11选5 澳客网足彩比分直播 陕西十一选五任三遗漏
北京快3路线 澳洲时时彩网开奖网站 江苏体彩11选5直播 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 网上的五分彩是真的吗